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754杜展深藏的暴戾之氣

作者:陌原更新時間:
    !!!!****

    鄭爽還在陪干爸杜云生和縣長趙恩澤吃午餐接到杜展的電話驚得立即站起身來望著一臉驚愕的干爸和趙縣長鄭爽掩飾著說“哦杜提供真的對不起我得先去看看了”

    杜書記聽了立即說“病情就是命令你快去吧我和趙縣長都不是外人沒關系的我們大家自己吃就可以了”

    趙縣長附和著說“是啊你別管我們了快看病去吧”

    鄭爽快步到接診室找來止血針劑止血繃帶和消炎止血的藥物匆匆跑到幺叔家騎上摩托車就往二組謝云卿家騎去。剛到謝云卿家大門前只見杜展駕駛著吉普車卷起一路塵土飛速開過來。

    停好摩托車鄭爽跨下車來迎著已停下來的吉普車。杜展臉色蒼白地一把推開駕駛室車門反手放開后座車門拉開躬身鉆進車里雙手抱著謝云卿就往大門里跑。在謝云卿的指點下杜展將她抱進了她的臥室輕輕地放到床上。

    鄭爽跟著進來臥室反手閂上房門后快步走近床沿見謝云卿臉色蠟黃在杜展的幫助下脫下謝云卿的褲子曲起她的雙腿仔細檢查著謝云卿的傷情。

    見口雖有淤血卻未見傷口鄭爽瞅向謝云卿低聲問“是里面破了吧?”謝云卿一聽眼淚立刻滾了下來哽咽著點點頭。

    鄭爽立即給謝云卿吊瓶輸入止血針劑邊讓杜展找地方掛著藥瓶子邊去拉出被謝云卿按進里去的餐巾紙用藥棉蘸著酒精清洗干凈上的淤血用鉗子夾著蘸上止血藥膏的藥棉子用手指撐開謝云卿的小心翼翼地將藥棉上的藥膏涂抹在謝云卿花心的傷口上。

    見謝云卿的花心被撞得破損嚴重鄭爽側著狠狠地橫了杜展一眼見杜展低下頭去才繼續輕柔地涂抹著藥膏。見謝云卿傷口的出血漸漸止住了鄭爽才將消炎藥紗用鉗子一層層地塞進謝云卿的直把塞滿了才用紗布封住撕下膠布帶仔細地固定好紗布。

    鄭爽雙手托著謝云卿的雙腿慢慢放平再替她蓋好被單轉臉望著謝云卿微微一笑安慰說“沒事了不流血了。這瓶藥吊完傷口就會完全凝固。我現在再開些消炎止血的藥你按時服用就絕對沒事了!

    說完鄭爽從出診箱里抓出好幾個藥在藥袋子上寫好用量與間隔時間鄭爽一袋一袋地分裝好藥片再摺好藥袋口子抬頭望著杜展說“阿展你幫我倒碗開水來!

    鄭爽溫柔地抓起謝云卿的手輕輕撫摸著柔聲說“云卿真的對不起是阿展太不知道輕重了我向你道歉幼兒園的事情你就別擔心了我呆會兒牛老二電話給方芳讓她安排一下就好了。為免多出閑言碎語來阿展是個男人他不宜多呆在你家里我讓方芳過來侍候你吧對了云卿你有什么要求盡管說出來能辦到的我盡量替你去辦”

    謝云卿疲弱地望一眼倒完水站在床邊的杜展勉強擠出生硬的笑容輕聲說“你不是醫生不適合呆在我臥室里還是先回去吧”

    鄭爽聽了心里猛然一驚這謝云卿明顯是想支開阿展跟自己單獨說話便側著對杜展說“是呀阿展你先到大廣散散心吧謝云卿不會有事的!

    杜展答應一聲歉疚地望了望床上臉色蠟黃的謝云卿輕聲說“真的很抱歉我先走了!

    鄭爽站起身來送杜展出了門叮囑他別想太多開車要小心點。目送杜展開著吉普遠去了鄭爽才走回臥室虛掩上門來到謝云卿的床頭伸手拉來椅子坐著說“云卿到底怎么會弄成這樣了呀?”

    謝云卿略去自己玩杜展的過程將杜展變了神態目光兇光死命地撞她花心的過程說了一遍后才不無擔憂地說“依我看阿展當時將我當成他的仇人才會那么拼命后來他自己也是這么說的。當時阿展的模樣好嚇人哦就象在跟人拼命一樣嘴里還不停地叫著‘我操死你操死你我操死你這小子’我想阿展真把我當成他什么仇人了”

    鄭爽幽幽嘆了口氣心里已經明白在阿展發狂的那一刻把謝云卿當成了十二年前深深傷害了他的高平才會報仇似的拼命撞擊謝云卿的花心把她的花心撞得傷口迸裂血流許多。

    突然鄭爽想起什么似的問謝云卿“那阿展什么情況下清醒過來認出是你來了呢?”

    謝云卿邊流淚邊說“我被他撞得快痛死了非常大聲地尖叫一聲拼命勾起身子抓住他抓在我臀部的雙手慢慢將雙手攀到他的脖子上在他耳邊大叫起來他才醒過神來終于認出是我來這才停止拼命撞擊我那里了!

    鄭爽聽了點點頭確認如謝云卿所猜測的當時的阿展的意識真的發生幻覺把她當成了高平了鄭爽暗想阿展的這次意外事件足以說明他內心最深處對高平的仇恨還很深雖然杜展親眼看著高平已經摔死在南山懸崖下了但杜展深受高平傷害以致杜展的內心深處郁積的暴戾之氣仍未全然消散只要時機成熟杜展內心深處所藏著的暴戾之氣就會突然暴發出來給對方造成極大的傷害就象這次的謝云卿一樣

    可杜展跟著自己怎么玩都不會讓他內心深處的暴戾之氣暴發出來的這是為什么呢?鄭爽決心要找出有自己在杜展身邊他就不發發狂的真正原因以根除杜展心中的暴戾之氣讓他做回一個最正常的男人。

    鄭爽伸手從腰間摸出手機想了想又套回去微笑著安慰謝云卿說“方芳人很好只要你不告訴她為什么方芳絕對不會問什么你不用擔心了我這就去載她安排好幼兒園的工作過來照顧你幾天”

    說著鄭爽站起身來替謝云卿掖了掖被單角叮囑謝云卿說“你身子別做大幅度和劇烈的動作這樣凝固了的傷口就不會重新迸裂流血。我先去載方芳過來照顧你好么?”

    謝云卿見鄭爽并沒有怪自己暗中勾搭杜展的意思反而依舊那么關心自己鼻子一酸抽噎著說“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去勾搭阿展對不起”

    鄭爽握著謝云卿有點涼的手掌輕輕地摩挲著說“別這樣說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不管你跟誰睡覺我都不怪你何況他是我最喜歡的弟弟呢?只是阿展會突然發狂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以后還是別單獨找他的好!

    謝云卿抽泣著連連點頭說“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你不來找我我也不敢去找其他人了只有你對我真的好啊”

    鄭爽輕輕地搖了搖頭說“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會在的時候發狂的阿展也不是每次都發狂。只要有我在阿展一切都非常正常一星半點的異常都不會有對了等我遇到好的適合你的單身男人的時候你幫你介紹一個吧。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時時陪伴著你這沒有男人的女人就跟沒有女人的男人一樣難熬呢”

    謝云卿想想鄭爽說得也對不找個男人過日子始終不是一個辦法便輕輕地點著頭說“我聽你的安排你快去找方芳園長吧我一個人躺在床上沒事的放心吧”

    鄭爽站起身來將謝云卿的手臂放進被單里再掖好后才直起身來望著謝云卿叮囑著“我去去就來了你不要下床翻身要用手撐著床鋪不要太猛烈。要記住了”

    鄭爽見鄭爽因為自己而變得婆婆媽媽起來心中感動地說“嗯我都記住了不要太用力動作要舒緩一些別下床翻身用手撐床。好啦我不會有事的啦你快去載方芳嫂子吧。對了別跟方芳嫂子說起我受傷的原因!

    鄭爽一擺頭笑著朝床上的謝云卿眨了眨眼聳了聳肩微笑著說“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對其他人提起的連方芳也不會好了我先去了”

    754杜展深藏的暴戾之氣

    鄭爽還在陪干爸杜云生和縣長趙恩澤吃午餐接到杜展的電話驚得立即站起身來望著一臉驚愕的干爸和趙縣長鄭爽掩飾著說“哦杜書記、趙縣長村里有個村民生了急病我得先去給他診治去回來后再陪杜書記、趙縣長吃飯。真的對不起我得先去看看了”

    杜書記聽了立即說“病情就是命令你快去吧我和趙縣長都不是外人沒關系的我們大家自己吃就可以了”

    趙縣長附和著說“是啊你別管我們了快看病去吧”

    鄭爽快步到接診室找來止血針劑止血繃帶和消炎止血的藥物匆匆跑到幺叔家騎上摩托車就往二組謝云卿家騎去。剛到謝云卿家大門前只見杜展駕駛著吉普車卷起一路塵土飛速開過來。

    停好摩托車鄭爽跨下車來迎著已停下來的吉普車。杜展臉色蒼白地一把推開駕駛室車門反手放開后座車門拉開躬身鉆進車里雙手抱著謝云卿就往大門里跑。在謝云卿的指點下杜展將她抱進了她的臥室輕輕地放到床上。

    鄭爽跟著進來臥室反手閂上房門后快步走近床沿見謝云卿臉色蠟黃在杜展的幫助下脫下謝云卿的褲子曲起她的雙腿仔細檢查著謝云卿的傷情。

    見口雖有淤血卻未見傷口鄭爽瞅向謝云卿低聲問“是里面破了吧?”謝云卿一聽眼淚立刻滾了下來哽咽著點點頭。

    鄭爽立即給謝云卿吊瓶輸入止血針劑邊讓杜展找地方掛著藥瓶子邊去拉出被謝云卿按進里去的餐巾紙用藥棉蘸著酒精清洗干凈上的淤血用鉗子夾著蘸上止血藥膏的藥棉子用手指撐開謝云卿的小心翼翼地將藥棉上的藥膏涂抹在謝云卿花心的傷口上。

    見謝云卿的花心被撞得破損嚴重鄭爽側著狠狠地橫了杜展一眼見杜展低下頭去才繼續輕柔地涂抹著藥膏。見謝云卿傷口的出血漸漸止住了鄭爽才將消炎藥紗用鉗子一層層地塞進謝云卿的直把塞滿了才用紗布封住撕下膠布帶仔細地固定好紗布。

    鄭爽雙手托著謝云卿的雙腿慢慢放平再替她蓋好被單轉臉望著謝云卿微微一笑安慰說“沒事了不流血了。這瓶藥吊完傷口就會完全凝固。我現在再開些消炎止血的藥你按時服用就絕對沒事了!

    說完鄭爽從出診箱里抓出好幾個藥在藥袋子上寫好用量與間隔時間鄭爽一袋一袋地分裝好藥片再摺好藥袋口子抬頭望著杜展說“阿展你幫我倒碗開水來!

    鄭爽溫柔地抓起謝云卿的手輕輕撫摸著柔聲說“云卿真的對不起是阿展太不知道輕重了我向你道歉幼兒園的事情你就別擔心了我呆會兒牛老二電話給方芳讓她安排一下就好了。為免多出閑言碎語來阿展是個男人他不宜多呆在你家里我讓方芳過來侍候你吧對了云卿你有什么要求盡管說出來能辦到的我盡量替你去辦”

    謝云卿疲弱地望一眼倒完水站在床邊的杜展勉強擠出生硬的笑容輕聲說“你不是醫生不適合呆在我臥室里還是先回去吧”

    鄭爽聽了心里猛然一驚這謝云卿明顯是想支開阿展跟自己單獨說話便側著對杜展說“是呀阿展你先到大廣散散心吧謝云卿不會有事的!

    杜展答應一聲歉疚地望了望床上臉色蠟黃的謝云卿輕聲說“真的很抱歉我先走了!

    鄭爽站起身來送杜展出了門叮囑他別想太多開車要小心點。目送杜展開著吉普遠去了鄭爽才走回臥室虛掩上門來到謝云卿的床頭伸手拉來椅子坐著說“云卿到底怎么會弄成這樣了呀?”

    謝云卿略去自己玩杜展的過程將杜展變了神態目光兇光死命地撞她花心的過程說了一遍后才不無擔憂地說“依我看阿展當時將我當成他的仇人才會那么拼命后來他自己也是這么說的。當時阿展的模樣好嚇人哦就象在跟人拼命一樣嘴里還不停地叫著‘我操死你操死你我操死你這小子’我想阿展真把我當成他什么仇人了”

    鄭爽幽幽嘆了口氣心里已經明白在阿展發狂的那一刻把謝云卿當成了十二年前深深傷害了他的高平才會報仇似的拼命撞擊謝云卿的花心把她的花心撞得傷口迸裂血流許多。

    突然鄭爽想起什么似的問謝云卿“那阿展什么情況下清醒過來認出是你來了呢?”

    謝云卿邊流淚邊說“我被他撞得快痛死了非常大聲地尖叫一聲拼命勾起身子抓住他抓在我臀部的雙手慢慢將雙手攀到他的脖子上在他耳邊大叫起來他才醒過神來終于認出是我來這才停止拼命撞擊我那里了!

    鄭爽聽了點點頭確認如謝云卿所猜測的當時的阿展的意識真的發生幻覺把她當成了高平了鄭爽暗想阿展的這次意外事件足以說明他內心最深處對高平的仇恨還很深雖然杜展親眼看著高平已經摔死在南山懸崖下了但杜展深受高平傷害以致杜展的內心深處郁積的暴戾之氣仍未全然消散只要時機成熟杜展內心深處所藏著的暴戾之氣就會突然暴發出來給對方造成極大的傷害就象這次的謝云卿一樣

    可杜展跟著自己怎么玩都不會讓他內心深處的暴戾之氣暴發出來的這是為什么呢?鄭爽決心要找出有自己在杜展身邊他就不發發狂的真正原因以根除杜展心中的暴戾之氣讓他做回一個最正常的男人。

    鄭爽伸手從腰間摸出手機想了想又套回去微笑著安慰謝云卿說“方芳人很好只要你不告訴她為什么方芳絕對不會問什么你不用擔心了我這就去載她安排好幼兒園的工作過來照顧你幾天”

    說著鄭爽站起身來替謝云卿掖了掖被單角叮囑謝云卿說“你身子別做大幅度和劇烈的動作這樣凝固了的傷口就不會重新迸裂流血。我先去載方芳過來照顧你好么?”

    謝云卿見鄭爽并沒有怪自己暗中勾搭杜展的意思反而依舊那么關心自己鼻子一酸抽噎著說“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去勾搭阿展對不起”

    鄭爽握著謝云卿有點涼的手掌輕輕地摩挲著說“別這樣說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不管你跟誰睡覺我都不怪你何況他是我最喜歡的弟弟呢?只是阿展會突然發狂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以后還是別單獨找他的好!

    謝云卿抽泣著連連點頭說“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你不來找我我也不敢去找其他人了只有你對我真的好啊”

    鄭爽輕輕地搖了搖頭說“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會在的時候發狂的阿展也不是每次都發狂。只要有我在阿展一切都非常正常一星半點的異常都不會有對了等我遇到好的適合你的單身男人的時候你幫你介紹一個吧。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時時陪伴著你這沒有男人的女人就跟沒有女人的男人一樣難熬呢”

    謝云卿想想鄭爽說得也對不找個男人過日子始終不是一個辦法便輕輕地點著頭說“我聽你的安排你快去找方芳園長吧我一個人躺在床上沒事的放心吧”

    鄭爽站起身來將謝云卿的手臂放進被單里再掖好后才直起身來望著謝云卿叮囑著“我去去就來了你不要下床翻身要用手撐著床鋪不要太猛烈。要記住了”

    鄭爽見鄭爽因為自己而變得婆婆媽媽起來心中感動地說“嗯我都記住了不要太用力動作要舒緩一些別下床翻身用手撐床。好啦我不會有事的啦你快去載方芳嫂子吧。對了別跟方芳嫂子說起我受傷的原因!

    鄭爽一擺頭笑著朝床上的謝云卿眨了眨眼聳了聳肩微笑著說“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對其他人提起的連方芳也不會好了我先去了”

    754杜展深藏的暴戾之氣

    鄭爽還在陪干爸杜云生和縣長趙恩澤吃午餐接到杜展的電話驚得立即站起身來望著一臉驚愕的干爸和趙縣長鄭爽掩飾著說“哦杜書記、趙縣長村里有個村民生了急病我得先去給他診治去回來后再陪杜書記、趙縣長吃飯。真的對不起我得先去看看了”

    杜書記聽了立即說“病情就是命令你快去吧我和趙縣長都不是外人沒關系的我們大家自己吃就可以了”

    趙縣長附和著說“是啊你別管我們了快看病去吧”

    鄭爽快步到接診室找來止血針劑止血繃帶和消炎止血的藥物匆匆跑到幺叔家騎上摩托車就往二組謝云卿家騎去。剛到謝云卿家大門前只見杜展駕駛著吉普車卷起一路塵土飛速開過來。

    停好摩托車鄭爽跨下車來迎著已停下來的吉普車。杜展臉色蒼白地一把推開駕駛室車門反手放開后座車門拉開躬身鉆進車里雙手抱著謝云卿就往大門里跑。在謝云卿的指點下杜展將她抱進了她的臥室輕輕地放到床上。

    鄭爽跟著進來臥室反手閂上房門后快步走近床沿見謝云卿臉色蠟黃在杜展的幫助下脫下謝云卿的褲子曲起她的雙腿仔細檢查著謝云卿的傷情。

    見口雖有淤血卻未見傷口鄭爽瞅向謝云卿低聲問“是里面破了吧?”謝云卿一聽眼淚立刻滾了下來哽咽著點點頭。

    鄭爽立即給謝云卿吊瓶輸入止血針劑邊讓杜展找地方掛著藥瓶子邊去拉出被謝云卿按進里去的餐巾紙用藥棉蘸著酒精清洗干凈上的淤血用鉗子夾著蘸上止血藥膏的藥棉子用手指撐開謝云卿的小心翼翼地將藥棉上的藥膏涂抹在謝云卿花心的傷口上。

    見謝云卿的花心被撞得破損嚴重鄭爽側著狠狠地橫了杜展一眼見杜展低下頭去才繼續輕柔地涂抹著藥膏。見謝云卿傷口的出血漸漸止住了鄭爽才將消炎藥紗用鉗子一層層地塞進謝云卿的直把塞滿了才用紗布封住撕下膠布帶仔細地固定好紗布。

    鄭爽雙手托著謝云卿的雙腿慢慢放平再替她蓋好被單轉臉望著謝云卿微微一笑安慰說“沒事了不流血了。這瓶藥吊完傷口就會完全凝固。我現在再開些消炎止血的藥你按時服用就絕對沒事了!

    說完鄭爽從出診箱里抓出好幾個藥在藥袋子上寫好用量與間隔時間鄭爽一袋一袋地分裝好藥片再摺好藥袋口子抬頭望著杜展說“阿展你幫我倒碗開水來!

    鄭爽溫柔地抓起謝云卿的手輕輕撫摸著柔聲說“云卿真的對不起是阿展太不知道輕重了我向你道歉幼兒園的事情你就別擔心了我呆會兒牛老二電話給方芳讓她安排一下就好了。為免多出閑言碎語來阿展是個男人他不宜多呆在你家里我讓方芳過來侍候你吧對了云卿你有什么要求盡管說出來能辦到的我盡量替你去辦”

    謝云卿疲弱地望一眼倒完水站在床邊的杜展勉強擠出生硬的笑容輕聲說“你不是醫生不適合呆在我臥室里還是先回去吧”

    鄭爽聽了心里猛然一驚這謝云卿明顯是想支開阿展跟自己單獨說話便側著對杜展說“是呀阿展你先到大廣散散心吧謝云卿不會有事的!

    杜展答應一聲歉疚地望了望床上臉色蠟黃的謝云卿輕聲說“真的很抱歉我先走了!

    鄭爽站起身來送杜展出了門叮囑他別想太多開車要小心點。目送杜展開著吉普遠去了鄭爽才走回臥室虛掩上門來到謝云卿的床頭伸手拉來椅子坐著說“云卿到底怎么會弄成這樣了呀?”

    謝云卿略去自己玩杜展的過程將杜展變了神態目光兇光死命地撞她花心的過程說了一遍后才不無擔憂地說“依我看阿展當時將我當成他的仇人才會那么拼命后來他自己也是這么說的。當時阿展的模樣好嚇人哦就象在跟人拼命一樣嘴里還不停地叫著‘我操死你操死你我操死你這小子’我想阿展真把我當成他什么仇人了”

    鄭爽幽幽嘆了口氣心里已經明白在阿展發狂的那一刻把謝云卿當成了十二年前深深傷害了他的高平才會報仇似的拼命撞擊謝云卿的花心把她的花心撞得傷口迸裂血流許多。

    突然鄭爽想起什么似的問謝云卿“那阿展什么情況下清醒過來認出是你來了呢?”

    謝云卿邊流淚邊說“我被他撞得快痛死了非常大聲地尖叫一聲拼命勾起身子抓住他抓在我臀部的雙手慢慢將雙手攀到他的脖子上在他耳邊大叫起來他才醒過神來終于認出是我來這才停止拼命撞擊我那里了!

    鄭爽聽了點點頭確認如謝云卿所猜測的當時的阿展的意識真的發生幻覺把她當成了高平了鄭爽暗想阿展的這次意外事件足以說明他內心最深處對高平的仇恨還很深雖然杜展親眼看著高平已經摔死在南山懸崖下了但杜展深受高平傷害以致杜展的內心深處郁積的暴戾之氣仍未全然消散只要時機成熟杜展內心深處所藏著的暴戾之氣就會突然暴發出來給對方造成極大的傷害就象這次的謝云卿一樣

    可杜展跟著自己怎么玩都不會讓他內心深處的暴戾之氣暴發出來的這是為什么呢?鄭爽決心要找出有自己在杜展身邊他就不發發狂的真正原因以根除杜展心中的暴戾之氣讓他做回一個最正常的男人。

    鄭爽伸手從腰間摸出手機想了想又套回去微笑著安慰謝云卿說“方芳人很好只要你不告訴她為什么方芳絕對不會問什么你不用擔心了我這就去載她安排好幼兒園的工作過來照顧你幾天”

    說著鄭爽站起身來替謝云卿掖了掖被單角叮囑謝云卿說“你身子別做大幅度和劇烈的動作這樣凝固了的傷口就不會重新迸裂流血。我先去載方芳過來照顧你好么?”

    謝云卿見鄭爽并沒有怪自己暗中勾搭杜展的意思反而依舊那么關心自己鼻子一酸抽噎著說“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去勾搭阿展對不起”

    鄭爽握*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著謝云卿有點涼的手掌輕輕地摩挲著說“別這樣說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不管你跟誰睡覺我都不怪你何況他是我最喜歡的弟弟呢?只是阿展會突然發狂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以后還是別單獨找他的好!

    謝云卿抽泣著連連點頭說“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你不來找我我也不敢去找其他人了只有你對我真的好啊”

    鄭爽輕輕地搖了搖頭說“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會在的時候發狂的阿展也不是每次都發狂。只要有我在阿展一切都非常正常一星半點的異常都不會有對了等我遇到好的適合你的單身男人的時候你幫你介紹一個吧。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時時陪伴著你這沒有男人的女人就跟沒有女人的男人一樣難熬呢”

    謝云卿想想鄭爽說得也對不找個男人過日子始終不是一個辦法便輕輕地點著頭說“我聽你的安排你快去找方芳園長吧我一個人躺在床上沒事的放心吧”

    鄭爽站起身來將謝云卿的手臂放進被單里再掖好后才直起身來望著謝云卿叮囑著“我去去就來了你不要下床翻身要用手撐著床鋪不要太猛烈。要記住了”

    鄭爽見鄭爽因為自己而變得婆婆媽媽起來心中感動地說“嗯我都記住了不要太用力動作要舒緩一些別下床翻身用手撐床。好啦我不會有事的啦你快去載方芳嫂子吧。對了別跟方芳嫂子說起我受傷的原因!

    鄭爽一擺頭笑著朝床上的謝云卿眨了眨眼聳了聳肩微笑著說“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對其他人提起的連方芳也不會好了我先去了”

    754杜展深藏的暴戾之氣

    鄭爽還在陪干爸杜云生和縣長趙恩澤吃午餐接到杜展的電話驚得立即站起身來望著一臉驚愕的干爸和趙縣長鄭爽掩飾著說“哦杜書記、趙縣長村里有個村民生了急病我得先去給他診治去回來后再陪杜書記、趙縣長吃飯。真的對不起我得先去看看了”

    杜書記聽了立即說“病情就是命令你快去吧我和趙縣長都不是外人沒關系的我們大家自己吃就可以了”

    趙縣長附和著說“是啊你別管我們了快看病去吧”

    鄭爽快步到接診室找來止血針劑止血繃帶和消炎止血的藥物匆匆跑到幺叔家騎上摩托車就往二組謝云卿家騎去。剛到謝云卿家大門前只見杜展駕駛著吉普車卷起一路塵土飛速開過來。

    停好摩托車鄭爽跨下車來迎著已停下來的吉普車。杜展臉色蒼白地一把推開駕駛室車門反手放開后座車門拉開躬身鉆進車里雙手抱著謝云卿就往大門里跑。在謝云卿的指點下杜展將她抱進了她的臥室輕輕地放到床上。

    鄭爽跟著進來臥室反手閂上房門后快步走近床沿見謝云卿臉色蠟黃在杜展的幫助下脫下謝云卿的褲子曲起她的雙腿仔細檢查著謝云卿的傷情。

    見口雖有淤血卻未見傷口鄭爽瞅向謝云卿低聲問“是里面破了吧?”謝云卿一聽眼淚立刻滾了下來哽咽著點點頭。

    鄭爽立即給謝云卿吊瓶輸入止血針劑邊讓杜展找地方掛著藥瓶子邊去拉出被謝云卿按進里去的餐巾紙用藥棉蘸著酒精清洗干凈上的淤血用鉗子夾著蘸上止血藥膏的藥棉子用手指撐開謝云卿的小心翼翼地將藥棉上的藥膏涂抹在謝云卿花心的傷口上。

    見謝云卿的花心被撞得破損嚴重鄭爽側著狠狠地橫了杜展一眼見杜展低下頭去才繼續輕柔地涂抹著藥膏。見謝云卿傷口的出血漸漸止住了鄭爽才將消炎藥紗用鉗子一層層地塞進謝云卿的直把塞滿了才用紗布封住撕下膠布帶仔細地固定好紗布。

    鄭爽雙手托著謝云卿的雙腿慢慢放平再替她蓋好被單轉臉望著謝云卿微微一笑安慰說“沒事了不流血了。這瓶藥吊完傷口就會完全凝固。我現在再開些消炎止血的藥你按時服用就絕對沒事了!

    說完鄭爽從出診箱里抓出好幾個藥在藥袋子上寫好用量與間隔時間鄭爽一袋一袋地分裝好藥片再摺好藥袋口子抬頭望著杜展說“阿展你幫我倒碗開水來!

    鄭爽溫柔地抓起謝云卿的手輕輕撫摸著柔聲說“云卿真的對不起是阿展太不知道輕重了我向你道歉幼兒園的事情你就別擔心了我呆會兒牛老二電話給方芳讓她安排一下就好了。為免多出閑言碎語來阿展是個男人他不宜多呆在你家里我讓方芳過來侍候你吧對了云卿你有什么要求盡管說出來能辦到的我盡量替你去辦”

    謝云卿疲弱地望一眼倒完水站在床邊的杜展勉強擠出生硬的笑容輕聲說“你不是醫生不適合呆在我臥室里還是先回去吧”

    鄭爽聽了心里猛然一驚這謝云卿明顯是想支開阿展跟自己單獨說話便側著對杜展說“是呀阿展你先到大廣散散心吧謝云卿不會有事的!

    杜展答應一聲歉疚地望了望床上臉色蠟黃的謝云卿輕聲說“真的很抱歉我先走了!

    鄭爽站起身來送杜展出了門叮囑他別想太多開車要小心點。目送杜展開著吉普遠去了鄭爽才走回臥室虛掩上門來到謝云卿的床頭伸手拉來椅子坐著說“云卿到底怎么會弄成這樣了呀?”

    謝云卿略去自己玩杜展的過程將杜展變了神態目光兇光死命地撞她花心的過程說了一遍后才不無擔憂地說“依我看阿展當時將我當成他的仇人才會那么拼命后來他自己也是這么說的。當時阿展的模樣好嚇人哦就象在跟人拼命一樣嘴里還不停地叫著‘我操死你操死你我操死你這小子’我想阿展真把我當成他什么仇人了”

    鄭爽幽幽嘆了口氣心里已經明白在阿展發狂的那一刻把謝云卿當成了十二年前深深傷害了他的高平才會報仇似的拼命撞擊謝云卿的花心把她的花心撞得傷口迸裂血流許多。

    突然鄭爽想起什么似的問謝云卿“那阿展什么情況下清醒過來認出是你來了呢?”

    謝云卿邊流淚邊說“我被他撞得快痛死了非常大聲地尖叫一聲拼命勾起身子抓住他抓在我臀部的雙手慢慢將雙手攀到他的脖子上在他耳邊大叫起來他才醒過神來終于認出是我來這才停止拼命撞擊我那里了!

    鄭爽聽了點點頭確認如謝云卿所猜測的當時的阿展的意識真的發生幻覺把她當成了高平了鄭爽暗想阿展的這次意外事件足以說明他內心最深處對高平的仇恨還很深雖然杜展親眼看著高平已經摔死在南山懸崖下了但杜展深受高平傷害以致杜展的內心深處郁積的暴戾之氣仍未全然消散只要時機成熟杜展內心深處所藏著的暴戾之氣就會突然暴發出來給對方造成極大的傷害就象這次的謝云卿一樣

    可杜展跟著自己怎么玩都不會讓他內心深處的暴戾之氣暴發出來的這是為什么呢?鄭爽決心要找出有自己在杜展身邊他就不發發狂的真正原因以根除杜展心中的暴戾之氣讓他做回一個最正常的男人。

    鄭爽伸手從腰間摸出手機想了想又套回去微笑著安慰謝云卿說“方芳人很好只要你不告訴她為什么方芳絕對不會問什么你不用擔心了我這就去載她安排好幼兒園的工作過來照顧你幾天”

    說著鄭爽站起身來替謝云卿掖了掖被單角叮囑謝云卿說“你身子別做大幅度和劇烈的動作這樣凝固了的傷口就不會重新迸裂流血。我先去載方芳過來照顧你好么?”

    謝云卿見鄭爽并沒有怪自己暗中勾搭杜展的意思反而依舊那么關心自己鼻子一酸抽噎著說“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去勾搭阿展對不起”

    鄭爽握著謝云卿有點涼的手掌輕輕地摩挲著說“別這樣說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不管你跟誰睡覺我都不怪你何況他是我最喜歡的弟弟呢?只是阿展會突然發狂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以后還是別單獨找他的好!

    謝云卿抽泣著連連點頭說“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你不來找我我也不敢去找其他人了只有你對我真的好啊”

    鄭爽輕輕地搖了搖頭說“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會在的時候發狂的阿展也不是每次都發狂。只要有我在阿展一切都非常正常一星半點的異常都不會有對了等我遇到好的適合你的單身男人的時候你幫你介紹一個吧。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時時陪伴著你這沒有男人的女人就跟沒有女人的男人一樣難熬呢”

    謝云卿想想鄭爽說得也對不找個男人過日子始終不是一個辦法便輕輕地點著頭說“我聽你的安排你快去找方芳園長吧我一個人躺在床上沒事的放心吧”

    鄭爽站起身來將謝云卿的手臂放進被單里再掖好后才直起身來望著謝云卿叮囑著“我去去就來了你不要下床翻身要用手撐著床鋪不要太猛烈。要記住了”

    鄭爽見鄭爽因為自己而變得婆婆媽媽起來心中感動地說“嗯我都記住了不要太用力動作要舒緩一些別下床翻身用手撐床。好啦我不會有事的啦你快去載方芳嫂子吧。對了別跟方芳嫂子說起我受傷的原因!

    鄭爽一擺頭笑著朝床上的謝云卿眨了眨眼聳了聳肩微笑著說“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對其他人提起的連方芳也不會好了我先去了”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优游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