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757斗智杜展完勝常思玉

作者:陌原更新時間:
    !!!!****

    見杜展追問常思玉這姓名的來歷常思玉心里開始后悔剛才將這問題去問杜展了。但常思玉心思極為靈巧略一尋思便笑嘻嘻地說“二哥怎么還不把褲子穿好呀?這要讓人看了去還以為二哥在干什么呢?”

    杜展尷尬地迅速從肩膀上拉下內褲浸入河水中蹲在河水中穿好剛笑嘻嘻地站直身來竟然發現這該死的內褲是乳白色的被河水這么一浸濕有穿比沒穿更糟糕不僅同樣一覽無余更將小弟弟翻個身將背面也展覽給常思玉參觀了

    急忙蹲進河水中去羞紅著臉瞥了眼常思玉見她同樣臉羞得紅紅的低垂著頭連忙說“對不起是我哥的內褲我沒料到會這樣”為了轉移自己的尷尬杜展接著追問常思玉“你還沒說你這常思玉的姓名是怎么來的呢我哥給你起這好聽的姓名肯定有什么好玩的意思內蘊其中你就告訴我吧”

    杜展的話當然有道理可常思玉實在不能將跟他哥之間的性意味濃烈的“常思襄王玉莖槍”這意思告訴他呀巧思靈轉常思玉“嘻嘻”一笑說“要我告訴你也行但你得先告訴我你為什*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么獨自一個人在河水中那個那個抹眼淚呢?”常思玉心想男人抹眼淚是十分等人的事情表明著男人的柔弱這是男人最不愿意在人前展示的一面故而想將這個問題來為難杜展只要杜展不愿意說出為什么在河水中哭泣她便可以不用將難以啟齒的常思玉姓名的內蘊說出來了。

    誰知杜展聽了常思玉的問題毫不遲疑地說“我剛才被我哥罵了還不讓我吃飯。我哥歷來疼愛我從來沒罵過我的可剛才卻罵了我讓我好傷心了這才開車出來散散心誰知越開越是心煩就下車河水中想泡個涼水澡讓自己心情好一些?晌遗葜是老想著我哥罵我了趁著沒人就痛快地哭了一聲誰知卻被你看了去。真是羞死人了你可不能將我在河水中哭的事情告訴別人呀”

    杜展心思的靈巧度不比常思玉差這一通半真半假的故事張嘴就來編得滴水不漏。要是常思玉追問鄭爽為什么會罵他那可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杜展可以不回答的。

    常思玉根本沒想到杜展會這么直接地說出讓他在河水中哭泣的原因來雖然沒說出鄭爽為什么罵他可這是又一個問題了問了杜展肯定會讓自己先講常思玉名字的用意的。不由一愣心里斟酌著該怎么跟杜展說起常思玉這名的由來靈光突然閃過常思玉的腦門立即笑著說“那天我遇見你哥說了一會兒的話。你哥夸贊我心思靈巧如剔透晶瑩的玉說會經常思念我的便問我的姓名。我說姓名只是一個符號不管你哥怎么叫我叫的都是我這個人而不為了我叫什么才叫的便讓你哥隨便給起個姓名就當作我和你哥之間的小秘密了。你哥說我心思剔透如靈玉說會經常想我的便給我取了常思玉的姓名。常即可為姓又可解作經常這就是我常思玉姓名的來歷。二哥我回答完畢可以再問一個問題了么?”

    杜展自然知道常思玉這通話跟自己一樣半是真來半是假也知道她繼續問的便是鄭爽為什么大發肝火首次罵了自己了。心中急速地尋思著該怎么編個故事再次蒙混過關突然想到剝蒜頭被刺激到眼睛的事情便笑著說“可以呀但我也要問一個問題才可以的!闭f完立即在心里想著該問常思玉什么問題。

    常思玉對自己的靈巧心思極有自信微笑著答應著說“好啊那我先問了你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你哥罵你了?”

    杜展聳了聳肩膀深深嘆了口氣說“說起來也沒有什么大事呀誰知道我哥就發那么大的火了呢我哥今天請客是縣委書記和縣長我哥讓我在家里準備午餐可我卻因為剝蒜頭被辣到了眼睛。眼睛睜不開我就干不成其它的事情了只好回房間躺著。我哥回來見午餐菜還沒備好再看到我躺在床上睡覺以為我偷懶就關起房門壓低聲音將我狠狠罵了一通。我知道我哥很重視今天請的客人才會罵我可我真不是故意的嘛我心里很委曲就起床開著車出來散散心了可我的眼睛仍然很疼不大敢睜眼就到河里來想邊泡個涼邊洗洗眼睛?稍较朐轿粋沒忍住再加上以為四周無人就偷偷地抹了一陣眼淚這其中一大半還是因為眼睛被蒜頭給辣到了呢。誰知誰知卻正好被你給看去了好了我的回答已經over該我問你了你遇見我哥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呢?”

    依杜展對鄭爽的了解這么漂亮的女人他絕對不愿意放過的。因此杜展想試試看常思玉跟鄭爽之間是不是上過床。問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都做了些什么杜展的這個問題本身就極具曖昧意味了。杜展就是想用這樣極具曖昧的問題來試試常思玉聽后的反應因而問完之后眼睛就緊緊地盯著常思玉的臉希望她臉上更讓變化來推斷她跟鄭爽之間是否真的有過關系。

    常思玉乍聽之下不由一愣但極快就掩飾住了咧嘴一笑說“那天我到龐村走親戚不慎扭了腳就坐在路邊龍眼樹下的石頭上揉著腳髁。不曾想那龍眼樹正在醫生鄭爽的家兼診所你哥就出來邊替我免費揉腳邊閑聊了起來。二哥我回答完畢”

    杜展觀察到常思玉時間極短的一愣心中已然知道常思玉在編可他自己也在編就看誰編得高明無破綻了。當然最高明的騙術就是半真半假亦真亦假的深具邏輯性的故事了。兩人心里都知道對方在睜眼說瞎話就想著怎么尋到對方故事里的破綻進而一舉擊潰對方的心理防線徹底弄清對方。

    因而在沒有徹底弄清對方的情況下杜展與常思玉的問答將無休止地進行下去直至分出勝負厘清事實方肯罷休。

    杜展笑呵呵地說“今晚我回家跟我哥核實下你傷了哪只腳?”常思玉笑吟吟地反問“你這是在問我嗎?”杜展笑著說“算是吧”常思玉不加思索地回答“左腳你是個愛哭的男人么?”

    杜展立即尷尬地坦承“是的我比較容易哭我哥用什么藥水給你涂腳?”常思玉聽了一愣略作思索答道“碘酒”

    杜展聽了“嘻嘻”一笑將腦袋浸入河水中幾秒鐘冒出水面立即大聲喊道“你說謊了我可以證明你說謊了!”

    常思玉當然是在說謊可她不明白杜展何以敢直指自己說了謊立即抗議說“你指我說謊證據何在?”

    杜展笑嘻嘻地解釋說“腳要是崴了關節應該用松節油一類活血舒筋的藥來涂抹揉搓而不需要用消炎的碘酒。我哥的診室里有松節油搽劑它既能鎮痛又能消腫是腳崴時的首選搽劑。我都知道的道理我哥是名醫生當然更是明白了。你想想我哥有可能用碘酒給你涂抹崴腳么?所以你的回答是在說謊話常思玉小姐我的證明完畢”

    杜展的話從常思玉崴了腳鄭爽替她揉搓出發說的是合乎常規的道理常思玉自然不能再狡辯只好笑著說“你先贏了這一回不過我的問題還沒問呢要是我能證明你的回答也在說謊那我們不是扯平了么?你一個大男人不可能占我這個小女子的便宜不讓我提問了嗎?”

    杜展當然得讓常思玉輸得心服口服才能讓她自覺說出跟鄭爽之間到底有沒有上過床的秘密。笑嘻嘻地杜展說“那當然了是我先問你的自然得等你問過才能定勝負的。常思玉你請問”

    常思玉點點頭眨動眼睛說“我問你的問題你不能思考得立馬回答否則算你輸我們扯平”杜展笑嘻嘻地盯著常思玉說“沒問題你問吧”

    杜展話音未落常思玉立即問“你受過傷害嗎?”“受過誰長這么大沒受一過傷害呢?你也應該受到過傷害的”杜展不假思索地回答完笑嘻嘻眨著眼睛緊緊盯著常思玉嘴角浮起壞壞的笑容心里暗說“跟我斗智你怎么死的都不可能知道”

    常思玉問這個問題的理由其實很簡單“一般男人不會在交淺女人面前承認自己受過傷害。而剛才杜展所講的被他哥關起房門罵其實就算一種傷害。只要杜展作出否定回答常思玉便可立即以此反證杜展也說謊了那兩個就扯平了得重新開始提問!

    可常思玉犯了個極大的錯誤她只是從一般男人出發來推論杜展會作出否定的回答卻沒有從杜展坦承他愛哭這個有違一般男人心思的答案中推論出杜展是個不一般的男人至少他的心思之靈巧非一般男人可比

    因此當杜展的肯定回答一出口常思玉整個人就傻了苦著一張臉望著杜展搖著頭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說“你真贏了”

    杜展壞壞的笑容從嘴角溢出直盯著常思玉的眼睛說“我贏了從這一刻開始我問任何問題你都必須扎實回答不能再編了”

    常思玉象一只小母雞在杜展這只大公雞面前乖乖地俯首稱臣說“行但我回答完你的問題后你也得據實回答我的問題同樣不能再編了”

    杜展雙掌合攏低下頭掬了捧清涼的河水從頭頂澆落抹了把滿臉的水珠說“好男人不占女人的便宜你據實說了我當然也會如實作答的。我問你你睡過我哥對不對?”

    杜展的第一個問題可謂直接到露骨的程度直逼著常思玉在有還是沒有跟鄭爽做過愛之間作出選擇。這可真為難死了常思玉要說沒有的話自己又說了謊話違背了說實話的規則;要是回答是的話這多讓她難堪呀

    見常思玉遲疑著杜展心中已知正確的答案了還是調皮地逼著常思玉說“快如實作答”

    757斗智杜展完勝常思玉

    見杜展追問常思玉這姓名的來歷常思玉心里開始后悔剛才將這問題去問杜展了。但常思玉心思極為靈巧略一尋思便笑嘻嘻地說“二哥怎么還不把褲子穿好呀?這要讓人看了去還以為二哥在干什么呢?”

    杜展尷尬地迅速從肩膀上拉下內褲浸入河水中蹲在河水中穿好剛笑嘻嘻地站直身來竟然發現這該死的內褲是乳白色的被河水這么一浸濕有穿比沒穿更糟糕不僅同樣一覽無余更將小弟弟翻個身將背面也展覽給常思玉參觀了

    急忙蹲進河水中去羞紅著臉瞥了眼常思玉見她同樣臉羞得紅紅的低垂著頭連忙說“對不起是我哥的內褲我沒料到會這樣”為了轉移自己的尷尬杜展接著追問常思玉“你還沒說你這常思玉的姓名是怎么來的呢我哥給你起這好聽的姓名肯定有什么好玩的意思內蘊其中你就告訴我吧”

    杜展的話當然有道理可常思玉實在不能將跟他哥之間的性意味濃烈的“常思襄王玉莖槍”這意思告訴他呀巧思靈轉常思玉“嘻嘻”一笑說“要我告訴你也行但你得先告訴我你為什么獨自一個人在河水中那個那個抹眼淚呢?”常思玉心想男人抹眼淚是十分等人的事情表明著男人的柔弱這是男人最不愿意在人前展示的一面故而想將這個問題來為難杜展只要杜展不愿意說出為什么在河水中哭泣她便可以不用將難以啟齒的常思玉姓名的內蘊說出來了。

    誰知杜展聽了常思玉的問題毫不遲疑地說“我剛才被我哥罵了還不讓我吃飯。我哥歷來疼愛我從來沒罵過我的可剛才卻罵了我讓我好傷心了這才開車出來散散心誰知越開越是心煩就下車河水中想泡個涼水澡讓自己心情好一些?晌遗葜是老想著我哥罵我了趁著沒人就痛快地哭了一聲誰知卻被你看了去。真是羞死人了你可不能將我在河水中哭的事情告訴別人呀”

    杜展心思的靈巧度不比常思玉差這一通半真半假的故事張嘴就來編得滴水不漏。要是常思玉追問鄭爽為什么會罵他那可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杜展可以不回答的。

    常思玉根本沒想到杜展會這么直接地說出讓他在河水中哭泣的原因來雖然沒說出鄭爽為什么罵他可這是又一個問題了問了杜展肯定會讓自己先講常思玉名字的用意的。不由一愣心里斟酌著該怎么跟杜展說起常思玉這名的由來靈光突然閃過常思玉的腦門立即笑著說“那天我遇見你哥說了一會兒的話。你哥夸贊我心思靈巧如剔透晶瑩的玉說會經常思念我的便問我的姓名。我說姓名只是一個符號不管你哥怎么叫我叫的都是我這個人而不為了我叫什么才叫的便讓你哥隨便給起個姓名就當作我和你哥之間的小秘密了。你哥說我心思剔透如靈玉說會經常想我的便給我取了常思玉的姓名。常即可為姓又可解作經常這就是我常思玉姓名的來歷。二哥我回答完畢可以再問一個問題了么?”

    杜展自然知道常思玉這通話跟自己一樣半是真來半是假也知道她繼續問的便是鄭爽為什么大發肝火首次罵了自己了。心中急速地尋思著該怎么編個故事再次蒙混過關突然想到剝蒜頭被刺激到眼睛的事情便笑著說“可以呀但我也要問一個問題才可以的!闭f完立即在心里想著該問常思玉什么問題。

    常思玉對自己的靈巧心思極有自信微笑著答應著說“好啊那我先問了你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你哥罵你了?”

    杜展聳了聳肩膀深深嘆了口氣說“說起來也沒有什么大事呀誰知道我哥就發那么大的火了呢我哥今天請客是縣委書記和縣長我哥讓我在家里準備午餐可我卻因為剝蒜頭被辣到了眼睛。眼睛睜不開我就干不成其它的事情了只好回房間躺著。我哥回來見午餐菜還沒備好再看到我躺在床上睡覺以為我偷懶就關起房門壓低聲音將我狠狠罵了一通。我知道我哥很重視今天請的客人才會罵我可我真不是故意的嘛我心里很委曲就起床開著車出來散散心了可我的眼睛仍然很疼不大敢睜眼就到河里來想邊泡個涼邊洗洗眼睛?稍较朐轿粋沒忍住再加上以為四周無人就偷偷地抹了一陣眼淚這其中一大半還是因為眼睛被蒜頭給辣到了呢。誰知誰知卻正好被你給看去了好了我的回答已經over該我問你了你遇見我哥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呢?”

    依杜展對鄭爽的了解這么漂亮的女人他絕對不愿意放過的。因此杜展想試試看常思玉跟鄭爽之間是不是上過床。問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都做了些什么杜展的這個問題本身就極具曖昧意味了。杜展就是想用這樣極具曖昧的問題來試試常思玉聽后的反應因而問完之后眼睛就緊緊地盯著常思玉的臉希望她臉上更讓變化來推斷她跟鄭爽之間是否真的有過關系。

    常思玉乍聽之下不由一愣但極快就掩飾住了咧嘴一笑說“那天我到龐村走親戚不慎扭了腳就坐在路邊龍眼樹下的石頭上揉著腳髁。不曾想那龍眼樹正在醫生鄭爽的家兼診所你哥就出來邊替我免費揉腳邊閑聊了起來。二哥我回答完畢”

    杜展觀察到常思玉時間極短的一愣心中已然知道常思玉在編可他自己也在編就看誰編得高明無破綻了。當然最高明的騙術就是半真半假亦真亦假的深具邏輯性的故事了。兩人心里都知道對方在睜眼說瞎話就想著怎么尋到對方故事里的破綻進而一舉擊潰對方的心理防線徹底弄清對方。

    因而在沒有徹底弄清對方的情況下杜展與常思玉的問答將無休止地進行下去直至分出勝負厘清事實方肯罷休。

    杜展笑呵呵地說“今晚我回家跟我哥核實下你傷了哪只腳?”常思玉笑吟吟地反問“你這是在問我嗎?”杜展笑著說“算是吧”常思玉不加思索地回答“左腳你是個愛哭的男人么?”

    杜展立即尷尬地坦承“是的我比較容易哭我哥用什么藥水給你涂腳?”常思玉聽了一愣略作思索答道“碘酒”

    杜展聽了“嘻嘻”一笑將腦袋浸入河水中幾秒鐘冒出水面立即大聲喊道“你說謊了我可以證明你說謊了!”

    常思玉當然是在說謊可她不明白杜展何以敢直指自己說了謊立即抗議說“你指我說謊證據何在?”

    杜展笑嘻嘻地解釋說“腳要是崴了關節應該用松節油一類活血舒筋的藥來涂抹揉搓而不需要用消炎的碘酒。我哥的診室里有松節油搽劑它既能鎮痛又能消腫是腳崴時的首選搽劑。我都知道的道理我哥是名醫生當然更是明白了。你想想我哥有可能用碘酒給你涂抹崴腳么?所以你的回答是在說謊話常思玉小姐我的證明完畢”

    杜展的話從常思玉崴了腳鄭爽替她揉搓出發說的是合乎常規的道理常思玉自然不能再狡辯只好笑著說“你先贏了這一回不過我的問題還沒問呢要是我能證明你的回答也在說謊那我們不是扯平了么?你一個大男人不可能占我這個小女子的便宜不讓我提問了嗎?”

    杜展當然得讓常思玉輸得心服口服才能讓她自覺說出跟鄭爽之間到底有沒有上過床的秘密。笑嘻嘻地杜展說“那當然了是我先問你的自然得等你問過才能定勝負的。常思玉你請問”

    常思玉點點頭眨動眼睛說“我問你的問題你不能思考得立馬回答否則算你輸我們扯平”杜展笑嘻嘻地盯著常思玉說“沒問題你問吧”

    杜展話音未落常思玉立即問“你受過傷害嗎?”“受過誰長這么大沒受一過傷害呢?你也應該受到過傷害的”杜展不假思索地回答完笑嘻嘻眨著眼睛緊緊盯著常思玉嘴角浮起壞壞的笑容心里暗說“跟我斗智你怎么死的都不可能知道”

    常思玉問這個問題的理由其實很簡單“一般男人不會在交淺女人面前承認自己受過傷害。而剛才杜展所講的被他哥關起房門罵其實就算一種傷害。只要杜展作出否定回答常思玉便可立即以此反證杜展也說謊了那兩個就扯平了得重新開始提問!

    可常思玉犯了個極大的錯誤她只是從一般男人出發來推論杜展會作出否定的回答卻沒有從杜展坦承他愛哭這個有違一般男人心思的答案中推論出杜展是個不一般的男人至少他的心思之靈巧非一般男人可比

    因此當杜展的肯定回答一出口常思玉整個人就傻了苦著一張臉望著杜展搖著頭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說“你真贏了”

    杜展壞壞的笑容從嘴角溢出直盯著常思玉的眼睛說“我贏了從這一刻開始我問任何問題你都必須扎實回答不能再編了”

    常思玉象一只小母雞在杜展這只大公雞面前乖乖地俯首稱臣說“行但我回答完你的問題后你也得據實回答我的問題同樣不能再編了”

    杜展雙掌合攏低下頭掬了捧清涼的河水從頭頂澆落抹了把滿臉的水珠說“好男人不占女人的便宜你據實說了我當然也會如實作答的。我問你你睡過我哥對不對?”

    杜展的第一個問題可謂直接到露骨的程度直逼著常思玉在有還是沒有跟鄭爽做過愛之間作出選擇。這可真為難死了常思玉要說沒有的話自己又說了謊話違背了說實話的規則;要是回答是的話這多讓她難堪呀

    見常思玉遲疑著杜展心中已知正確的答案了還是調皮地逼著常思玉說“快如實作答”

    757斗智杜展完勝常思玉

    見杜展追問常思玉這姓名的來歷常思玉心里開始后悔剛才將這問題去問杜展了。但常思玉心思極為靈巧略一尋思便笑嘻嘻地說“二哥怎么還不把褲子穿好呀?這要讓人看了去還以為二哥在干什么呢?”

    杜展尷尬地迅速從肩膀上拉下內褲浸入河水中蹲在河水中穿好剛笑嘻嘻地站直身來竟然發現這該死的內褲是乳白色的被河水這么一浸濕有穿比沒穿更糟糕不僅同樣一覽無余更將小弟弟翻個身將背面也展覽給常思玉參觀了

    急忙蹲進河水中去羞紅著臉瞥了眼常思玉見她同樣臉羞得紅紅的低垂著頭連忙說“對不起是我哥的內褲我沒料到會這樣”為了轉移自己的尷尬杜展接著追問常思玉“你還沒說你這常思玉的姓名是怎么來的呢我哥給你起這好聽的姓名肯定有什么好玩的意思內蘊其中你就告訴我吧”

    杜展的話當然有道理可常思玉實在不能將跟他哥之間的性意味濃烈的“常思襄王玉莖槍”這意思告訴他呀巧思靈轉常思玉“嘻嘻”一笑說“要我告訴你也行但你得先告訴我你為什么獨自一個人在河水中那個那個抹眼淚呢?”常思玉心想男人抹眼淚是十分等人的事情表明著男人的柔弱這是男人最不愿意在人前展示的一面故而想將這個問題來為難杜展只要杜展不愿意說出為什么在河水中哭泣她便可以不用將難以啟齒的常思玉姓名的內蘊說出來了。

    誰知杜展聽了常思玉的問題毫不遲疑地說“我剛才被我哥罵了還不讓我吃飯。我哥歷來疼愛我從來沒罵過我的可剛才卻罵了我讓我好傷心了這才開車出來散散心誰知越開越是心煩就下車河水中想泡個涼水澡讓自己心情好一些?晌遗葜是老想著我哥罵我了趁著沒人就痛快地哭了一聲誰知卻被你看了去。真是羞死人了你可不能將我在河水中哭的事情告訴別人呀”

    杜展心思的靈巧度不比常思玉差這一通半真半假的故事張嘴就來編得滴水不漏。要是常思玉追問鄭爽為什么會罵他那可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杜展可以不回答的。

    常思玉根本沒想到杜展會這么直接地說出讓他在河水中哭泣的原因來雖然沒說出鄭爽為什么罵他可這是又一個問題了問了杜展肯定會讓自己先講常思玉名字的用意的。不由一愣心里斟酌著該怎么跟杜展說起常思玉這名的由來靈光突然閃過常思玉的腦門立即笑著說“那天我遇見你哥說了一會兒的話。你哥夸贊我心思靈巧如剔透晶瑩的玉說會經常思念我的便問我的姓名。我說姓名只是一個符號不管你哥怎么叫我叫的都是我這個人而不為了我叫什么才叫的便讓你哥隨便給起個姓名就當作我和你哥之間的小秘密了。你哥說我心思剔透如靈玉說會經常想我的便給我取了常思玉的姓名。常即可為姓又可解作經常這就是我常思玉姓名的來歷。二哥我回答完畢可以再問一個問題了么?”

    杜展自然知道常思玉這通話跟自己一樣半是真來半是假也知道她繼續問的便是鄭爽為什么大發肝火首次罵了自己了。心中急速地尋思著該怎么編個故事再次蒙混過關突然想到剝蒜頭被刺激到眼睛的事情便笑著說“可以呀但我也要問一個問題才可以的!闭f完立即在心里想著該問常思玉什么問題。

    常思玉對自己的靈巧心思極有自信微笑著答應著說“好啊那我先問了你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你哥罵你了?”

    杜展聳了聳肩膀深深嘆了口氣說“說起來也沒有什么大事呀誰知道我哥就發那么大的火了呢我哥今天請客是縣委書記和縣長我哥讓我在家里準備午餐可我卻因為剝蒜頭被辣到了眼睛。眼睛睜不開我就干不成其它的事情了只好回房間躺著。我哥回來見午餐菜還沒備好再看到我躺在床上睡覺以為我偷懶就關起房門壓低聲音將我狠狠罵了一通。我知道我哥很重視今天請的客人才會罵我可我真不是故意的嘛我心里很委曲就起床開著車出來散散心了可我的眼睛仍然很疼不大敢睜眼就到河里來想邊泡個涼邊洗洗眼睛?稍较朐轿粋沒忍住再加上以為四周無人就偷偷地抹了一陣眼淚這其中一大半還是因為眼睛被蒜頭給辣到了呢。誰知誰知卻正好被你給看去了好了我的回答已經over該我問你了你遇見我哥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呢?”

    依杜展對鄭爽的了解這么漂亮的女人他絕對不愿意放過的。因此杜展想試試看常思玉跟鄭爽之間是不是上過床。問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都做了些什么杜展的這個問題本身就極具曖昧意味了。杜展就是想用這樣極具曖昧的問題來試試常思玉聽后的反應因而問完之后眼睛就緊緊地盯著常思玉的臉希望她臉上更讓變化來推斷她跟鄭爽之間是否真的有過關系。

    常思玉乍聽之下不由一愣但極快就掩飾住了咧嘴一笑說“那天我到龐村走親戚不慎扭了腳就坐在路邊龍眼樹下的石頭上揉著腳髁。不曾想那龍眼樹正在醫生鄭爽的家兼診所你哥就出來邊替我免費揉腳邊閑聊了起來。二哥我回答完畢”

    杜展觀察到常思玉時間極短的一愣心中已然知道常思玉在編可他自己也在編就看誰編得高明無破綻了。當然最高明的騙術就是半真半假亦真亦假的深具邏輯性的故事了。兩人心里都知道對方在睜眼說瞎話就想著怎么尋到對方故事里的破綻進而一舉擊潰對方的心理防線徹底弄清對方。

    因而在沒有徹底弄清對方的情況下杜展與常思玉的問答將無休止地進行下去直至分出勝負厘清事實方肯罷休。

    杜展笑呵呵地說“今晚我回家跟我哥核實下你傷了哪只腳?”常思玉笑吟吟地反問“你這是在問我嗎?”杜展笑著說“算是吧”常思玉不加思索地回答“左腳你是個愛哭的男人么?”

    杜展立即尷尬地坦承“是的我比較容易哭我哥用什么藥水給你涂腳?”常思玉聽了一愣略作思索答道“碘酒”

    杜展聽了“嘻嘻”一笑將腦袋浸入河水中幾秒鐘冒出水面立即大聲喊道“你說謊了我可以證明你說謊了!”

    常思玉當然是在說謊可她不明白杜展何以敢直指自己說了謊立即抗議說“你指我說謊證據何在?”

    杜展笑嘻嘻地解釋說“腳要是崴了關節應該用松節油一類活血舒筋的藥來涂抹揉搓而不需要用消炎的碘酒。我哥的診室里有松節油搽劑它既能鎮痛又能消腫是腳崴時的首選搽劑。我都知道的道理我哥是名醫生當然更是明白了。你想想我哥有可能用碘酒給你涂抹崴腳么?所以你的回答是在說謊話常思玉小姐我的證明完畢”

    杜展的話從常思玉崴了腳鄭爽替她揉搓出發說的是合乎常規的道理常思玉自然不能再狡辯只好笑著說“你先贏了這一回不過我的問題還沒問呢要是我能證明你的回答也在說謊那我們不是扯平了么?你一個大男人不可能占我這個小女子的便宜不讓我提問了嗎?”

    杜展當然得讓常思玉輸得心服口服才能讓她自覺說出跟鄭爽之間到底有沒有上過床的秘密。笑嘻嘻地杜展說“那當然了是我先問你的自然得等你問過才能定勝負的。常思玉你請問”

    常思玉點點頭眨動眼睛說“我問你的問題你不能思考得立馬回答否則算你輸我們扯平”杜展笑嘻嘻地盯著常思玉說“沒問題你問吧”

    杜展話音未落常思玉立即問“你受過傷害嗎?”“受過誰長這么大沒受一過傷害呢?你也應該受到過傷害的”杜展不假思索地回答完笑嘻嘻眨著眼睛緊緊盯著常思玉嘴角浮起壞壞的笑容心里暗說“跟我斗智你怎么死的都不可能知道”

    常思玉問這個問題的理由其實很簡單“一般男人不會在交淺女人面前承認自己受過傷害。而剛才杜展所講的被他哥關起房門罵其實就算一種傷害。只要杜展作出否定回答常思玉便可立即以此反證杜展也說謊了那兩個就扯平了得重新開始提問!

    可常思玉犯了個極大的錯誤她只是從一般男人出發來推論杜展會作出否定的回答卻沒有從杜展坦承他愛哭這個有違一般男人心思的答案中推論出杜展是個不一般的男人至少他的心思之靈巧非一般男人可比

    因此當杜展的肯定回答一出口常思玉整個人就傻了苦著一張臉望著杜展搖著頭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說“你真贏了”

    杜展壞壞的笑容從嘴角溢出直盯著常思玉的眼睛說“我贏了從這一刻開始我問任何問題你都必須扎實回答不能再編了”

    常思玉象一只小母雞在杜展這只大公雞面前乖乖地俯首稱臣說“行但我回答完你的問題后你也得據實回答我的問題同樣不能再編了”

    杜展雙掌合攏低下頭掬了捧清涼的河水從頭頂澆落抹了把滿臉的水珠說“好男人不占女人的便宜你據實說了我當然也會如實作答的。我問你你睡過我哥對不對?”

    杜展的第一個問題可謂直接到露骨的程度直逼著常思玉在有還是沒有跟鄭爽做過愛之間作出選擇。這可真為難死了常思玉要說沒有的話自己又說了謊話違背了說實話的規則;要是回答是的話這多讓她難堪呀

    見常思玉遲疑著杜展心中已知正確的答案了還是調皮地逼著常思玉說“快如實作答”

    757斗智杜展完勝常思玉

    見杜展追問常思玉這姓名的來歷常思玉心里開始后悔剛才將這問題去問杜展了。但常思玉心思極為靈巧略一尋思便笑嘻嘻地說“二哥怎么還不把褲子穿好呀?這要讓人看了去還以為二哥在干什么呢?”

    杜展尷尬地迅速從肩膀上拉下內褲浸入河水中蹲在河水中穿好剛笑嘻嘻地站直身來竟然發現這該死的內褲是乳白色的被河水這么一浸濕有穿比沒穿更糟糕不僅同樣一覽無余更將小弟弟翻個身將背面也展覽給常思玉參觀了

    急忙蹲進河水中去羞紅著臉瞥了眼常思玉見她同樣臉羞得紅紅的低垂著頭連忙說“對不起是我哥的內褲我沒料到會這樣”為了轉移自己的尷尬杜展接著追問常思玉“你還沒說你這常思玉的姓名是怎么來的呢我哥給你起這好聽的姓名肯定有什么好玩的意思內蘊其中你就告訴我吧”

    杜展的話當然有道理可常思玉實在不能將跟他哥之間的性意味濃烈的“常思襄王玉莖槍”這意思告訴他呀巧思靈轉常思玉“嘻嘻”一笑說“要我告訴你也行但你得先告訴我你為什么獨自一個人在河水中那個那個抹眼淚呢?”常思玉心想男人抹眼淚是十分等人的事情表明著男人的柔弱這是男人最不愿意在人前展示的一面故而想將這個問題來為難杜展只要杜展不愿意說出為什么在河水中哭泣她便可以不用將難以啟齒的常思玉姓名的內蘊說出來了。

    誰知杜展聽了常思玉的問題毫不遲疑地說“我剛才被我哥罵了還不讓我吃飯。我哥歷來疼愛我從來沒罵過我的可剛才卻罵了我讓我好傷心了這才開車出來散散心誰知越開越是心煩就下車河水中想泡個涼水澡讓自己心情好一些?晌遗葜是老想著我哥罵我了趁著沒人就痛快地哭了一聲誰知卻被你看了去。真是羞死人了你可不能將我在河水中哭的事情告訴別人呀”

    杜展心思的靈巧度不比常思玉差這一通半真半假的故事張嘴就來編得滴水不漏。要是常思玉追問鄭爽為什么會罵他那可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杜展可以不回答的。

    常思玉根本沒想到杜展會這么直接地說出讓他在河水中哭泣的原因來雖然沒說出鄭爽為什么罵他可這是又一個問題了問了杜展肯定會讓自己先講常思玉名字的用意的。不由一愣心里斟酌著該怎么跟杜展說起常思玉這名的由來靈光突然閃過常思玉的腦門立即笑著說“那天我遇見你哥說了一會兒的話。你哥夸贊我心思靈巧如剔透晶瑩的玉說會經常思念我的便問我的姓名。我說姓名只是一個符號不管你哥怎么叫我叫的都是我這個人而不為了我叫什么才叫的便讓你哥隨便給起個姓名就當作我和你哥之間的小秘密了。你哥說我心思剔透如靈玉說會經常想我的便給我取了常思玉的姓名。常即可為姓又可解作經常這就是我常思玉姓名的來歷。二哥我回答完畢可以再問一個問題了么?”

    杜展自然知道常思玉這通話跟自己一樣半是真來半是假也知道她繼續問的便是鄭爽為什么大發肝火首次罵了自己了。心中急速地尋思著該怎么編個故事再次蒙混過關突然想到剝蒜頭被刺激到眼睛的事情便笑著說“可以呀但我也要問一個問題才可以的!闭f完立即在心里想著該問常思玉什么問題。

    常思玉對自己的靈巧心思極有自信微笑著答應著說“好啊那我先問了你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你哥罵你了?”

    杜展聳了聳肩膀深深嘆了口氣說“說起來也沒有什么大事呀誰知道我哥就發那么大的火了呢我哥今天請客是縣委書記和縣長我哥讓我在家里準備午餐可我卻因為剝蒜頭被辣到了眼睛。眼睛睜不開我就干不成其它的事情了只好回房間躺著。我哥回來見午餐菜還沒備好再看到我躺在床上睡覺以為我偷懶就關起房門壓低聲音將我狠狠罵了一通。我知道我哥很重視今天請的客人才會罵我可我真不是故意的嘛我心里很委曲就起床開著車出來散散心了可我的眼睛仍然很疼不大敢睜眼就到河里來想邊泡個涼邊洗洗眼睛?稍较朐轿粋沒忍住再加上以為四周無人就偷偷地抹了一陣眼淚這其中一大半還是因為眼睛被蒜頭給辣到了呢。誰知誰知卻正好被你給看去了好了我的回答已經over該我問你了你遇見我哥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呢?”

    依杜展對鄭爽的了解這么漂亮的女人他絕對不愿意放過的。因此杜展想試試看常思玉跟鄭爽之間是不是上過床。問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都做了些什么杜展的這個問題本身就極具曖昧意味了。杜展就是想用這樣極具曖昧的問題來試試常思玉聽后的反應因而問完之后眼睛就緊緊地盯著常思玉的臉希望她臉上更讓變化來推斷她跟鄭爽之間是否真的有過關系。

    常思玉乍聽之下不由一愣但極快就掩飾住了咧嘴一笑說“那天我到龐村走親戚不慎扭了腳就坐在路邊龍眼樹下的石頭上揉著腳髁。不曾想那龍眼樹正在醫生鄭爽的家兼診所你哥就出來邊替我免費揉腳邊閑聊了起來。二哥我回答完畢”

    杜展觀察到常思玉時間極短的一愣心中已然知道常思玉在編可他自己也在編就看誰編得高明無破綻了。當然最高明的騙術就是半真半假亦真亦假的深具邏輯性的故事了。兩人心里都知道對方在睜眼說瞎話就想著怎么尋到對方故事里的破綻進而一舉擊潰對方的心理防線徹底弄清對方。

    因而在沒有徹底弄清對方的情況下杜展與常思玉的問答將無休止地進行下去直至分出勝負厘清事實方肯罷休。

    杜展笑呵呵地說“今晚我回家跟我哥核實下你傷了哪只腳?”常思玉笑吟吟地反問“你這是在問我嗎?”杜展笑著說“算是吧”常思玉不加思索地回答“左腳你是個愛哭的男人么?”

    杜展立即尷尬地坦承“是的我比較容易哭我哥用什么藥水給你涂腳?”常思玉聽了一愣略作思索答道“碘酒”

    杜展聽了“嘻嘻”一笑將腦袋浸入河水中幾秒鐘冒出水面立即大聲喊道“你說謊了我可以證明你說謊了!”

    常思玉當然是在說謊可她不明白杜展何以敢直指自己說了謊立即抗議說“你指我說謊證據何在?”

    杜展笑嘻嘻地解釋說“腳要是崴了關節應該用松節油一類活血舒筋的藥來涂抹揉搓而不需要用消炎的碘酒。我哥的診室里有松節油搽劑它既能鎮痛又能消腫是腳崴時的首選搽劑。我都知道的道理我哥是名醫生當然更是明白了。你想想我哥有可能用碘酒給你涂抹崴腳么?所以你的回答是在說謊話常思玉小姐我的證明完畢”

    杜展的話從常思玉崴了腳鄭爽替她揉搓出發說的是合乎常規的道理常思玉自然不能再狡辯只好笑著說“你先贏了這一回不過我的問題還沒問呢要是我能證明你的回答也在說謊那我們不是扯平了么?你一個大男人不可能占我這個小女子的便宜不讓我提問了嗎?”

    杜展當然得讓常思玉輸得心服口服才能讓她自覺說出跟鄭爽之間到底有沒有上過床的秘密。笑嘻嘻地杜展說“那當然了是我先問你的自然得等你問過才能定勝負的。常思玉你請問”

    常思玉點點頭眨動眼睛說“我問你的問題你不能思考得立馬回答否則算你輸我們扯平”杜展笑嘻嘻地盯著常思玉說“沒問題你問吧”

    杜展話音未落常思玉立即問“你受過傷害嗎?”“受過誰長這么大沒受一過傷害呢?你也應該受到過傷害的”杜展不假思索地回答完笑嘻嘻眨著眼睛緊緊盯著常思玉嘴角浮起壞壞的笑容心里暗說“跟我斗智你怎么死的都不可能知道”

    常思玉問這個問題的理由其實很簡單“一般男人不會在交淺女人面前承認自己受過傷害。而剛才杜展所講的被他哥關起房門罵其實就算一種傷害。只要杜展作出否定回答常思玉便可立即以此反證杜展也說謊了那兩個就扯平了得重新開始提問!

    可常思玉犯了個極大的錯誤她只是從一般男人出發來推論杜展會作出否定的回答卻沒有從杜展坦承他愛哭這個有違一般男人心思的答案中推論出杜展是個不一般的男人至少他的心思之靈巧非一般男人可比

    因此當杜展的肯定回答一出口常思玉整個人就傻了苦著一張臉望著杜展搖著頭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說“你真贏了”

    杜展壞壞的笑容從嘴角溢出直盯著常思玉的眼睛說“我贏了從這一刻開始我問任何問題你都必須扎實回答不能再編了”

    常思玉象一只小母雞在杜展這只大公雞面前乖乖地俯首稱臣說“行但我回答完你的問題后你也得據實回答我的問題同樣不能再編了”

    杜展雙掌合攏低下頭掬了捧清涼的河水從頭頂澆落抹了把滿臉的水珠說“好男人不占女人的便宜你據實說了我當然也會如實作答的。我問你你睡過我哥對不對?”

    杜展的第一個問題可謂直接到露骨的程度直逼著常思玉在有還是沒有跟鄭爽做過愛之間作出選擇。這可真為難死了常思玉要說沒有的話自己又說了謊話違背了說實話的規則;要是回答是的話這多讓她難堪呀

    見常思玉遲疑著杜展心中已知正確的答案了還是調皮地逼著常思玉說“快如實作答”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优游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