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79節-煙花易冷

作者:華表更新時間:
    坐在客廳里面看電視的爺爺李德聽到陽臺上的動靜,不禁樂了,沖著兒子李衛和孫子李白說道:“嗨!不是有煙花嘛!還挺夠勁兒!”

    “啾!~~~”

    嘭!~

    老李和小李父子倆彼此面面相覷。

    小白可以確信自己絕對沒有買過任何煙花,家里也不可能有。

    老李聽慣了槍聲炮響,自然能夠分辨出外面所謂“煙花”釋放的聲音絕對有古怪。

    “我去看看!”

    李白實在是鬧不明白,那兩個姑娘怎么在陽臺上平空變出“煙花”來。

    當他來到陽臺上,看到表妹和美奈二人競相發出長聲尖叫,又用力撞著空瓶子,頓時就斯巴達了……

    (ー_ー)!!

    這倆妹子可真能玩!

    上當的不止是他,還有樓上與樓下的鄰居,都有人陸續出來張望,看看究竟是誰家在放煙花,結果……只聽到動靜,卻楞是沒有看到半點兒煙花的影子。

    難道為了應對城管巡查,現代科技已經開發出隱身煙花了嗎?

    “放煙花嗎?在哪兒?在哪兒?”

    清瑤妖女竄了出來,在家里的時候,她活躍極了,這會兒正值沒有熱鬧可湊,電視機正在播放的春節聯歡晚會一點兒意思都沒有,各種段子老梗完全看不懂,無趣極了。

    清瑤妖女平時只能緊跟著臭鯉魚,不能輕易離開三丈之距。

    在外人看來,這是二“人”親密無間,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卻哪能想到,乖巧的洪璃小秘書其實是這頭青蛟妖王的移動監獄,盡管沒有枷鎖,無論走到哪里,清瑤就只能老老實實的跟著,不然就得苦逼的對抗天地規則的壓制,白白消耗好不容易攢足的妖氣,雖然能夠對抗一會兒,但是不劃算吶!久了還得被打回原形。

    “沒有煙花,你想多了!”

    李白向清瑤妖女翻了個大白眼,虧得你是頭妖王,連真煙花和假煙花都分不出來。

    事實上,他這個大魔頭也分不出!

    “煙花呢?”

    清瑤妖女不信這個邪,東張西望,左顧右盼,最好只看到那兩個妹子在發出古怪的動靜。

    她猛然瞪大眼睛,o(*≧▽≦)ツ┏━┓

    特么太會玩了!

    好想滿地打滾!

    “清瑤姐姐,趕快一起來,我幫你敲瓶子!

    原本就鬼叫鬼叫的歡實,章蓉一看到有援軍,立刻把清瑤妖女給拉了過去。

    人多力量大,動靜更熱鬧!

    “啾!~~~~”

    清瑤妖女的聲音就像火炮出膛的尖嘯,竟然還在空氣中留下余音未絕。

    仿佛真有什么東西破空而出一般。

    啪!~

    對面的居民樓遠遠傳來啪一聲清脆的裂響,特么將人家的窗戶玻璃給震裂了。

    “哇!好大聲!”

    不得不捂住耳朵的章蓉發出驚嘆。

    清瑤姐姐的尖嘯就像真正的煙花,而且還是勁兒特別大的那一種,讓人分辨不出真偽。

    “停停停!清瑤,別鬧了,趕緊回去!”

    見到場面快要hold不住,李白連忙叫停,將清瑤妖女給推回了客廳。

    大過年的,把人家的窗戶給震破,這年還過不過了?

    清瑤妖女哪怕萬分不情不愿,還是被趕出了陽臺。

    再這么嚎下去,怕是整個小區的窗戶玻璃都保不住。

    到時候,連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懶得管有人偷放煙花爆竹的城管也得過來查個究竟,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嘛!

    真想玩,下回給她拉一車玻璃,到郊外的永凌農莊去嚎去,怎么嚎都行。

    “啾!~~~~”嘭!~~

    “煙花”的動靜只響了十幾下,就沒了。

    理由無他,人工煙花它費嗓子!

    章蓉和清田美奈的聲音很快就沙了,只好不斷咽著口水,灰溜溜的跑回來繼續看春節聯歡晚會。

    知道了真相的韓秀影又好氣又好笑,這倆缺心眼兒就不怕把喉嚨叫破了,以后一張嘴就是公鴨嗓子,就不怕男朋友嫌棄?!

    她只好到廚房里,給這兩個腦洞大開的妹子泡了柚子蜂蜜茶潤潤喉嚨,順便又從李白這里找了一盒西瓜霜,等喝完了茶,再慢慢含著去吧!

    這才終于作罷!

    第二天下午,有保安挨家挨戶的敲門來問,誰家放煙花了,把對面居民樓的一戶人家窗戶給崩了,正投訴到物業呢!

    韓秀影開的門,硬繃著臉裝不知道。

    前腳她剛關門,后腳章蓉和清田美奈這倆傻姑娘再也忍耐不住,互相笑成一團。

    倒不是賠不起錢,區區一扇玻璃窗罷了,而是怕那戶人家難弄,大過年的很容易鬧得很難看,還不如不吭這個聲,更何況原本就沒有所謂的煙花,查也沒用,黑燈瞎火的只聽到動靜,又沒人看見,再加上風雨交加,連監控攝像頭都不好使。

    除夕夜集體觀看春節聯歡晚會并沒有堅持到最后,還沒有到十點鐘,所有人都分別洗洗弄弄,回到各自的房間。

    電話拜年的拜年,忙不過來的微信群發,睡覺的睡覺,想要再看一會兒春晚的,就用自己房間里的電視機繼續觀看,每一間客房都有一臺電視機,這是標配。

    年初一睡懶覺天經地義,沒人會怪罪起的晚,哪怕是睡到下午。

    不過李白還是醒的很早,這是他的生物鐘,無論睡得有多晚,每天早上六點半自然睜眼。

    起床,來到五樓廚房,給自己找點兒事情做,順便打發時間。

    電飯煲里面早就定時了白粥,凌晨四點自啟動,煮上一個小時,泡了幾個小時的米粒早已經膨脹翻開了花。

    和面,加鹽加雞蛋,醒上一會兒,順手切蔥花,榨菜碎,肉末,摻入椒鹽、蒜粉、油,炒熟。

    等到七點半,把面團用搟面杖攤大張,厚度極薄,榨菜肉末均勻的撒上去,這個時候才加蔥花,接著打卷切大段,一巴掌拍上去,再重新搟平。

    其實千層餅沒那么復雜,只要手法到位,就可以捯飭出多層的餡,有足夠耐心的話,整個二三十層是沒壓力。

    馬可波羅當年就敗退在華夏的餡餅上,弄出了不倫不類的披薩餅,實在沒招了,又弄了個叫千層面的玩意兒。

    連十層都沒有的東西,也敢自稱千層,這牛都吹到西班牙去了。

    兩個刷了油的電餅鐺同時開工,嗞嗞啦啦的一會兒功夫,兩大張千層餅便出了鍋。

    這個時候爺爺奶奶醒了,正好趕上,直稱贊兒子的手藝好。

    第二批出鍋的時候,老頭子醒了,循著香味兒摸到了廚房里,剛想要偷吃,就被老媽韓秀影趕進了衛生間,老大個人了,還跟個孩子一樣。

    老媽這個生力軍加入,早餐的花樣又多了些,煎蛋,炒蘿卜干丁,炒個切絲的油豆角,營養豐富。

    李白準備的千層煎餅數量有點兒多,先后煎出十幾大張,一張餅兩斤多,十幾大張就是三十斤左右,但是依然架不住老李和兩個妖女的可勁兒猛造。

    吃貨對吃貨總是倍有好感。

    老李對相當能吃的清瑤妖女格外認同。

    這丫頭好,能吃能造,力氣也不小,比那些弱不禁風,一頓還沒雞吃的多的弱質女流強多了。

    吃完中飯,李白和他的車就被老爹征用了。

    上了大奔,李衛直接問道:“我昨晚上網查了查,你幫我問問德國的‘拳擊手’裝甲運兵車多少錢?”

    李白發動了車輛,稍稍熱了一會兒,這才踩下油門,開著車的時候疑惑地說道:“老爹,你不是要步兵戰車嗎?怎么又變成了運兵車?”

    “我算了算,沒必要那么強的火力,能搭載高射機槍就足夠了,‘拳擊手’的模塊化設計不錯,方便切換功能,正適合公安系統使用,你幫我問問看,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裝甲減重,沒必要那么厚的裝甲!

    李衛看到的是放在網上的公開資料,但是對于回馬縣公安局來說,已經是綽綽有余。

    畢竟他要收拾的那些家伙,只不過是一些膽大包天的偷獵者和不明身份的武裝分子,最多有幾把槍榴彈已經是頂了天的強火力,重武器更是一件都沒有,隨便兩發迫擊炮彈就能教他們重新做人。

    回馬縣公安局需要的只是一定程度的裝甲防護,以減少不必要的人員傷亡,在火力輸出上一直都是碾壓式的。

    每當鎮局之寶59一出,還沒來得及轉動炮口,大部分偷獵者都會識時務者為俊杰,第一時間選擇投降,因為炮彈轟擊過后,只會留下一片灰飛煙滅。

    “行,我待會兒幫你問問!

    李白將這個“拳擊手”的名字記了下來。

    等一下先問龍騎士團的現任大當家拉扎列維奇家族的古拉諾夫,然后再問問中南半島的吳福生,貨比兩家嘛,誰便宜買誰的,畢竟他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車輛用在回馬縣那樣的地方,根本不用考慮上牌的問題,誰見過坦克上牌的,那不是扯淡嘛!

    只要能進來,過不過海關都不用管。

    老李這一行的目的地就是湖西市西郊,緊挨著錢塘江的地方駐軍(關系到國防機密,番號地址就瞎扯淡了,拿這個東西來裝逼是找死),那里有幾輛現貨,可以實地看貨。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优游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