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九十七章、偷聽

作者:玄雨更新時間:
    可是越看,陳浩然心里就越發好奇。

    “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什么,如果能再靠近一點就好了!标惡迫辉谛睦锇蛋迪氲。

    可是他知道,越靠近危險就越大。對面那些人可都是璀璨騎士,陳浩然也不敢有絲毫大意,一旦被發現,那可就玩大了。

    目前為止,陳浩然所知道的最高騎士級別是鉆石等級,從來沒有人和他談及到鉆石之上的級別威力。陳浩然可是一心一意要回現實世界的,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很低調。

    可,陳浩然低調,不代表其他。

    【咿呀!窟@時,水月兔卻突然發出一陣聲音。

    陳浩然好奇的轉頭看向水月兔,只見后者正在口袋中不停的扒拉著。

    于是乎,陳浩然心里更加疑惑了,猶豫了一下,問道:“你,你要干什么?”

    聞言,水月兔抬起頭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一眼陳浩然,再次咿呀一聲,又繼續低頭在口袋里巴拉了起來,赧然有幾分機器貓的萬能口袋尋找魔法的意味。

    隨后在陳浩然疑惑的目光下,水月兔從口袋中扒拉出一個黑色的披風。

    黑色的披風很普通,陳浩然仔細看了好幾眼,這才發現端倪——上面刻畫著一道道神秘的紋路。

    “這玩意有什么用?”陳浩然見狀,不明白水月兔扒拉半天拿出來一件披風有什么用,于是好奇的問道。難道是要讓自己披上去戰場,顯得更加的拉轟?!

    【咿呀咿呀!克峦檬帜_并用的比劃著。

    陳浩然看著那詭異的披風,越看心里越心里越好奇,可是他又聽不懂水月兔的話。

    語言不通這一條真的讓他很頭疼。

    不過隨后水月兔見陳浩然不明白她的意思,于是只好舞動了一下披風,披在她身體上。

    緊接著,陳浩然便發現,水月兔神奇的消失在了他面前。

    “這……”陳浩然一愣,心里出現一抹震驚。

    隱……隱身?

    霧草,這也太夸張了吧?

    水月兔也太神奇了吧,竟然連能隱身的披風都能搞到。

    而后水月兔取下披風,身體再次出現在陳浩然面前。

    水月兔咿呀一聲,將披風遞給了陳浩然。

    后者接過披風,仔仔細細的看了看,于是也學著水月兔的模樣,將披風給披在了身上。

    于是,當即,陳浩然就進入到了隱身狀態。

    雖然他依然能夠看見水月兔和二哈甜醋等,但他們卻看不見陳浩然。

    【嗷嗚,好神奇的樣子,還有沒有了,給本二哈一個!慷鸫缀拷幸宦,看著水月兔的眼中浮現絲絲精芒。

    水月兔再次扒拉一下口袋,不久后又是一件黑色披風出現,交到了二哈甜醋面前。

    二哈甜醋心念一動,穿上了披風。

    【咿呀!

    隨后另外四只作死兔也同樣在口袋里扒拉起來,沒多久,便兔手各一件黑色披風。

    可,很快問題就來了。

    那就是陳浩然發現,一穿上披風后,不只是自己會隱身,無論是二哈甜醋和水月兔以及四只作死兔都會隱身。

    這樣一來,他們互相之間都看不見對方。

    陳浩然不過是想要繼續前進一段距離,打聽一下勃朗特戰神是準備搞什么鬼而已。

    互相發現不了對方,走散了倒是不當緊,可若是二哈甜醋或者是水月兔和作死兔等一不小心被對方發現了,那可不完蛋了?

    雖然水月兔和四只作死兔的能力變態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可二哈甜醋呢?

    盡管陳浩然見過二哈甜醋對抗神明,可那次完全被那個什么神明虐得不輕,好像昏迷了許久才蘇醒過來吧。而且,當時那個神明跟前可沒有這么多的璀璨騎士手下。

    這時,水月兔突然從口袋中扒拉出了幾枚玉牌,晶瑩剔透的玉牌一入手,陳浩然便感覺到腦海中突然多出了一點東西。

    仔細感應一下,不是別的,正是另外幾塊玉牌的位置,分別是二哈甜醋和作死兔還有水月兔。

    “厲害了!标惡迫豢戳丝粗,對著水月兔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聞言,水月兔臉上立即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一起走,小心一點,不要弄出動靜!彪S后陳浩然便繼續道。

    話音一落,陳浩然和二哈甜醋還有作死兔們便紛紛披上黑色披風。

    下一秒,陳浩然和二哈甜醋以及作死兔們便消失在了原地。

    不過二哈甜醋和作死兔身上有著玉牌的存在陳浩然倒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們的位置。

    當然,二哈甜醋他們也能夠感覺到陳浩然的位置。

    眾人一路小心翼翼的前進。

    不是陳浩然不想快一點,而是對面都是璀璨騎士,一旦發出一點什么動靜,被對方發現的話,很可能會引起對方的警惕。

    好一會過去,陳浩然和二哈甜醋還有作死兔們才來到神殿外不遠的距離。

    越是靠近神殿,陳浩然越能感覺到神殿的周圍散發著一股威壓。

    于是乎,陳浩然便沒有繼續前進,在這里他已經能夠聽見那些璀璨騎士的議論聲了。

    再繼續前進無疑是增加他們的危險程度。

    “你們說勃朗特戰神這么著急的把我們大家伙都召集在一起到底是為了什么?”

    “我想應該是和格朗寧戰神有關系吧,我聽說最近格朗寧戰神好像要有大動作,具體不知道要干什么!

    “不清楚,或許和最近能量礦脈遭到襲擊有關,估計是想要對格朗寧戰神發起總攻吧!

    “不不,我收到小道消息,格朗寧戰神正在布置一個前所未有的魔陣,一旦陣法形成,我們都得完蛋,所以勃朗特戰神召集我們八成是要阻止格朗寧戰神布下魔陣!

    “對,我也聽說了這件事情,我聽說勃朗寧那家伙布下的魔陣可是足足犧牲了上百萬人口,如今還差最后一個做陣眼的人,百萬人口的,一旦成功威力可想而知!

    “嘶——這么殘忍,竟然足足使用了上百萬人?”

    “該死的格朗寧,簡直太喪心病狂了!

    ……

    躲在暗中,陳浩然則微微一怔,而后在心里呢喃起來:“看來惦記格朗寧的人不止自己,貌似這樣一來,自己就要輕松許多了。倒是可以計劃計劃,來個坐收漁翁之利!

    嘴上這樣說,他的心里卻很清楚,想要坐收兩個神明之間的漁翁之利又怎么會這么簡單,所以這件事還需要慎重考慮。

    而且另外還得確定,勃朗特戰神之所以召集這些璀璨騎士到底是不是為了破壞格朗寧戰神的血域魔陣。

    如果是,那倒好說;如果不是。自己可就要另想他法了。

    于是乎,陳浩然便決定繼續在勃朗特戰神神殿外躲著。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优游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