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776、意外改變的場面

作者:中秋月明更新時間:
    到了機場地下車庫,貝赫耶還想要萬長生換上全新的高級西裝,也不知道她什么時候買的。

    本來因為剛才在車上的談話,還問得有點請求,萬長生卻沒什么抵觸的就答應,是個禮貌問題嘛。

    結果這些日子成天在培訓校擺藝術范兒,穿得隨心隨性的萬長生,換了西裝頓時煥然一新,貝赫耶眼里又有些心動神迷,哄著萬長生去她車上坐好,早就準備了剃須膏、啫喱水,親手幫萬長生把胡子刮了,頭發打理得有些形狀。

    沒鏡子嘛,萬長生就由她去,自己眼觀鼻鼻觀心的淡定思索創作的事情。

    貝赫耶就歡天喜地了,是真開心。

    到vip接待室等著都好好態度招呼空姐服務員們:“萬導有時間的,合影簽名加微信都可以的,不著急,承蒙各位錯愛,不勝感激!”

    天天都在漢語環境里,她的漢語水平確實突飛猛進,只是好像為了跟萬長生的傳統風格并肩,又有點過于書面化了。

    但地方沒用錯。

    于是引得漂亮的空乘服務員們紛紛注目。

    鐘明霞四五月份又紅了一波流量,現在電視上到處都能看見她的廣告代言,其中萬長生跟著一起出鏡的頻率也不低。

    這是真讓美女們眼熱。

    網上緋聞誰都知道,這年輕導演和女主演之間感情深厚,愣是把個人體模特協助培養成了日進斗金的大明星。

    誰不想在自己身上復制下呀。

    越是漂亮的姑娘,越有這個自信。

    所以萬長生難得出來一回,被看見就像唐僧被女妖精圍住似的。

    還好有貝赫耶這種級數的黑袍阿拉伯姑娘把門,不然真有被推倒的危險。

    這會兒一邊埋頭簽名,一邊順口跟艾米拉閑聊:“要看見父親了,不激動么?”

    艾米拉苦惱:“從小到大我也沒見過他多少次,緊張比歡喜多,生怕說錯做錯什么!

    萬長生憐惜的摸摸小徒弟頭:“我從小時候就沒了父親,所以很羨慕人家的孩子,作為子女不要想太多父母的對錯,在能夠見面的時光,就按照子女應有的樣子去做自己的樣子,未來總有一天會分別再也看不到的,珍惜這種時光,再錯也別怕,留在我這里學習長大嘛!

    艾米拉好像卸下點包袱,慢慢點頭。

    這樣的男人,怎么不讓姑娘呢,貝赫耶眼底更溫柔了。

    還放那些漂亮的空乘小姐多跟萬長生圍著拍照。

    等到航班抵達的時候,才鼓起勇氣溫柔的挽住萬長生胳膊:“就借我這么一會兒,真的很重要!”

    萬長生不清楚人家的風俗習慣具體到哪一步,看著那深邃的琥珀色雙眸,還是心軟了。

    沒說話。

    得益于剛才對要客休息室的空乘接待們良好態度,這會兒人家也小聲投桃報李的匯報:“這是我們機場今年僅有的幾次私人客機降落,龐巴迪公務機,一共入境21人!

    果然,順著要客通道過來人群前呼后擁,一大堆!

    白茫茫的一片袍子中間,可能唯一能看見的就是各種頭箍圈。

    萬長生第一反應差點沒憋住笑,這跟他最近做的那個和郭槐生比劃的雕塑創造簡直有異曲同工之妙!

    沒準兒就是因為看見艾米拉有時候在校區這么穿,才會形成這種思路。

    但這會兒還是連忙懷疑自己只來了兩部商務車和兩部越野車,是不是不夠裝。

    當先的艾哈麥迪先生,已經和另外一位中年白袍被簇擁著過來。

    看得出來連尊貴的商界大佬,都對那位中年白袍挺恭敬。

    萬長生也就一起歡迎了,歡迎來到中國,歡迎來到江州。

    他的英文現在肯定好多了。

    貝赫耶手有點抖,有瞬間可能想滑出去往地上跪,最后還是跟著萬長生穩穩的站住,只是使勁彎腰低頭行禮就沒抬頭,艾米拉和他姐姐一樣,但直起腰就熱切的看著自己父親。

    商界大佬看著眼前風華正茂的“女婿”,目光肯定和兩年前漫不經心對待畫師不同,欣然點頭,還跟萬長生握手時候,伸手在他手臂上拍了兩下,眼神深遠。

    結果轉頭面向自己兒女的時候,艾米拉居然一下就撲上去,雙手緊緊抱住父親的白袍,淚水一下就出來。

    整個場面頓時從官方的彬彬有禮,變成充滿親情。

    連艾哈麥迪先生都楞了下,反手也抱住及腰高的兒子,一貫無喜無悲充滿算計的眼神,終于有種舔犢情深的慈祥,笑了,摸著兒子的后腦勺輕笑還用阿拉伯語說什么。

    艾米拉結結巴巴的回應,但確實是情真意切。

    那位更尊貴的中年白袍的都笑著摸出手機來拍照,順便給萬長生這邊“小兩口”也拍。

    一時間的場面居然相當和諧。

    交流都變得隨和起來,因為已經是傍晚七點過,七月的江州退熱非常之慢,所以萬長生建議貴賓先到酒店下榻休息,欣賞美妙的夜景。

    其實之前貝赫耶是打算包下江州最好的國賓館,那面積氣派接待國家元首都沒問題的,但是萬長生聽了潘經理的建議,主力推薦住她之前服務的那家五星級酒店,品牌名氣足夠,重要的是相比有官方背景的國賓館,這家酒店的位置非常有特色,正好處在江州很著名的兩江交匯之處,三十三樓的觀景平臺非常開闊視野。

    再說潘經理多熟悉那邊啊,可以全方位安排,所以貝赫耶提前過去考察以后就答應了。

    只是這邊艾哈麥迪先生牽著兒子,跟萬長生輕松交流著城市國家話題,就讓原本打算請兩位白袍大佬坐紅杉的安排稍微調整下。

    自然還是這么坐,但萬長生索性讓自己去開車,后面雖然只能坐兩位大佬,但實際上升降電視機臺兩邊還能翻下來侍從座位,艾米拉殷勤的幫父親和那位王室親王倒上礦泉水飲料,萬長生一邊開車一邊順口介紹機場路上能看見的風景。

    葛寧、老雷他們來江州,只要萬長生親自接送的客人,他都會這么介紹,這是種對自己國家、家鄉的自豪感受。

    兩年前,也是暑假,剛剛讀完大一的萬長生遇見艾哈麥迪先生的時候,還僅僅是個培訓機構的校長。

    坐在土豪先生面前畫人像的年輕人還像個收費的畫師那樣單薄。

    萬長生自己也覺得沒什么可跟人說的,根本不在一個維度。

    可短短的兩年時間過去,不知道艾哈麥迪先生的財富是增長還是縮水,但事業拓展肯定不如萬長生這樣翻天覆地。

    起碼藝術園區是個可以共同探討的事業了,所以主要談國內現在的這種經濟狀況。

    新興發展城區很迅猛,但舊有的廠區、城區淘汰得也很厲害。

    不過相比整體推翻了重建的舊城改造,還是有很多改建藝術社區的空間。

    對于兩位應該見多識廣的大佬來說,世界各地都見過了。

    這里不像他們的國土那樣黃沙漫天,也不像歐美發達國家那樣到處都是古跡保護,也沒有日本東京、美國紐約那樣到處都是高樓大廈。

    但目光所到之處嶄新的居多,開闊筆直的機場大道能遠眺這座新興發展的城市,基礎建設是非常扎實的,特別是高速路正好越過一個高架橋的時候,下面的高速列車正氣勢非凡的沖過去,萬長生都沒怎么看見過:“這是我們的高鐵,其實我們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這個國家只要保持穩定,就會充滿生機,我們非常向往過上美好的生活,也很勤勞努力……”

    萬長生算是比較理解外國人對中國的貧乏了解了,從江州在中國的地理位置到經濟、政治地位都簡單表述了下,總體來說是一座地位排得上號,但也不是多先進多領先的西部大都市。

    這話有點淡淡的裝逼,因為隨著車隊駛下高速路段直接進入酒店所在區域時候,這一帶本來就是全新發展的高端商務區,頓時就有種紐約、東京高樓林立的感覺,而且繁華,到處都是繁忙的景象。

    萬長生是有聽見那位王室跟艾哈麥迪先生在交流什么,說得很快。

    但可惜他沒像鐘明霞那樣起碼學過點阿拉伯語,什么都聽不懂。

    也沒打算去找貝赫耶或者艾米拉問,不該自己知道的事情,那就盡量不知道。

    貝赫耶則全程在副駕駛半側身恭敬的面對“丈夫”,她那眷戀崇敬的眼神倒是沒作假,完全演繹出了伉儷情深的樣子。

    抵達酒店下車前,還伸手握了握萬長生開車的推檔把的手。

    萬長生覺得她是趁機揩油。

    在西亞的潘經理已經專門為了這次會面趕回來,帶著酒店總經理在氣派豪華的門口迎接。

    潘經理雖然是大美園區管理公司的老總,那也是阿拉比藝術文化管理集團下屬子公司啊,雖然這個管理集團公司還在醞釀實施中,但畢竟已經有三個西亞園區在接近運轉了。

    她這是水漲船高的實際上集團公司高層。

    所以趕回來就為著全面周到的迎接集團投資方,對她來說,肯定算得上是衣錦還鄉。

    之前的前臺經理而已,現在回來儼然是國際集團公司高層,而且還真的是跟上了土豪大佬。

    兩位白袍帶頭走進來的時候,那種氣勢絕對是騙子都做不到的。

    傳說中的中東土豪!

    整個五星級酒店內部都有點轟動。

    貝赫耶本來想包下整座酒店,萬長生和潘經理好不容易勸住,一共才十多人,就兩層樓吧,總統套樓層和觀景樓層全都包下來。

    于是貴賓們稍事休息,夜幕降臨下來正好到觀景樓層享受晚宴和觀賞夜景。

    這方面潘經理肯定能安排得有條不紊,毫無差池。

    唯一讓她和萬長生略覺意外的就是,大量漂亮姑娘充斥在服務員隊列中。

    哪里需要這么多漂亮服務員哦。

    可真有人相信高級涉外酒店就是一步登天的好地方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优游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