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八十一章 龍鳳谷

作者:緣分0更新時間:
    劉長治很憤怒。

    不僅僅是因為錢被偷了,更關鍵是里面還有一些重要文件,是他最重要的底牌。

    如果這東西被人發現,那問題可就大了。

    必須找回箱子!

    現在的問題是到底誰偷了自己的箱子。

    是地方上的蟊賊?

    這有一定的可能,畢竟自己為了欺騙銀行,從裝扮上就象個有錢人。

    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那個江英杰。

    匪徒一戰,自己的表現有可能讓對方生疑。只是從對方當時的逗逼表現看,實在不象是能想這么多的人。

    他只查到了江英杰的家庭地址,沒查到更具體的資料就退了出來,所以也不了解江英杰的情況,對此不敢肯定。最重要的是,他想不通江英杰怎么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掌握自己的動向,并第一時間下手。

    沒道理的!

    這刻想了想,劉長治決定雙管齊下。

    他迅速鎮定心神,來到旅店服務臺:“我的東西被偷了!

    服務臺前的胖服務員抬頭看看他,臉上的表情仿佛寫著“我不奇怪”。

    她拿起電話:“需要我幫你報民防所嗎?”

    面對這種態度,劉長治強壓下心頭怒火:“不需要。你只要告訴我,找誰能解決這個問題。我是說,除監察之外!

    胖服務員明白了,伸了伸手。

    劉長治明白她意思,心中憤怒,暗罵了一句和阿鬼曾經一樣的話,窮山惡水潑婦刁民,卻還是從身上掏出一些錢遞給對方。

    那胖服務員看看錢,似是嫌少,露出不屑的神情,卻還是撕了張紙,在上面寫下一排字,遞給劉長治。

    劉長治看看:“東湖公司?”

    “找他們,就能解決你的問題!

    劉長治轉身出門。

    ——————————————————

    何家。

    一家人正湊在一起看資料。

    那是一張地形圖,最上面還寫著三個大字:龍鳳谷。

    “龍鳳谷?”江英杰好奇:“這是什么地方?”

    王悅嘉白了他一眼:“常州龍鳳谷!”

    江英杰恍然大悟。

    常州龍鳳谷可是赫赫有名的一處地方,那里是上古時期傳說中的火龍冰鳳大戰之地,曾鬧得山崩地裂風云四起,最終留下一片山谷,叫做龍鳳谷。

    上古之后,龍鳳消失無蹤,但是龍鳳谷的傳說依然存在。

    據說這里有龍鳳遺骸,乃是上古至寶。不過龍鳳谷有永寂寒冰,更兼一條固化了的空間裂縫,導致鬼氣氤氳。

    兩者結合,讓龍鳳谷成了天險絕地,別說人,就算是仙和鬼都不愿來。

    仙懼鬼氣,鬼怕寒冰,人則兩者都怕。

    這里也是早年仙人最愛的探險之地,但凡有能進入而又活著出來的人,多會有所收益,寶藏之名也因此相傳。

    不過正因為去的多了,漸漸的寶藏干涸,如今再去,已基本沒什么收獲了。

    但就在不久前,傳出一則消息,說有人進入龍鳳谷后活著出來,發現了一處隱秘之地,很可能就是一處藏寶之地,而且有可能通向寒冰之源——冰龍結晶。

    只是當時力有未逮,未能獲得寶物。后來此人將路線繪制成圖,就成了龍鳳谷地圖,立時引來無數爭奪,一度造成江湖上的腥風血雨,也為凡國的通緝榜單增添了好幾個名額。

    這刻看著手里的圖,大家一起愕然。

    夏小遲哆嗦:“不會這就是那張所謂的龍鳳谷寶圖吧?”

    江英杰奇怪:“寶圖就寶圖,你加個所謂的是什么意思?”

    夏小遲手一攤:“意思就是這東西可能是個假貨啊!

    江湖上傳說的各種藏寶故事多的去了,十個有九個是假的,所以夏小遲也沒把這當真。

    王悅嘉卻搖頭:“這張應該是真的!

    “為什么?”

    大家一起問。

    王悅嘉拈了一下紙張:“是用冰火魔羚皮做的,耐冰,耐火,耐鬼氣侵染,很明顯是真打算帶進谷里用的。還有這線路圖,畫的很模糊!

    何星奇怪:“模糊不代表造假嗎?”

    王悅嘉冷笑:“你給政府打電話,但凡脾氣不好耐心沒有無數個請選擇的,那都是真的。但凡語氣和藹彬彬有禮一打就通服務周到的都是騙子!

    “……”

    不過大家還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圖是通過記憶畫出來的,記憶中的東西,難免模糊。若是畫的太仔細了,反而有問題。

    這張龍鳳谷地形圖,只有一條路徑是清晰的,其他大多模糊,可見畫師當初重點是關注這通向所謂藏寶地的路徑,至于谷內的其他地方,自然不會關注,甚至都沒去過,所以只有模糊區域。

    至于說這么重要的東西是怎么傳出去的,那就不好說了?赡苁且驗楫敵醭鰜淼娜瞬恢挂粋,人多嘴雜;也可能是酒后失言,更可能是天然沙雕。

    天下沙雕千千萬,不缺畫師這一個。

    重點是,這張圖鬧的風雨很大,因為它造成的人命達到兩位數,鮮血不說成河,堆滿一個小浴池估計是沒問題了。

    現在這張“滿是鮮血”的圖紙竟然出現在那個劉長治的手上,背后意味深長。

    王悅嘉已道:“黛兒,查一下這個劉長治!

    何來大叫:“不行,我要黛兒陪我玩游戲!”

    “小孩子一邊去!甭逡酪懒嘀蝸硖崃锏揭贿厓。

    黛兒雖然是名義是何來的,但是其他人的話也不敢不聽。

    何來游戲玩到一半被打斷,心情憤怒,跺腳大喊:“喂!”

    只是大家忙著正事,誰也不理他。

    “你們都不理我!”何來喊了一嗓子:“我離家出走了!

    “走吧走吧,記得早點回來!蓖鯋偧坞S意道。

    何來氣得轉身出門。

    有黛兒在,要查劉長治的資料很輕松。

    資料很快出來,不過大家發現,關于他的資料少的可憐。只知道這貨在粵省開了個調查社,專門接一些調查工作,多數是抓奸,也有少數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多不起眼,就是完成度比較高。

    王悅嘉搖頭:“這是表象,這個人私底下一定還有個身份,這個身份才是用來接大活的!

    江英杰皺眉:“沒有具體目標,黛兒也查不到!

    夏小遲道:“藏寶圖這么重要的東西,這個劉長治沒道理隨便就帶在身邊。除非……”

    王悅嘉眼中一亮:“除非他也是剛得到,就接了騰易公司的活兒,所以就馬不停蹄的趕過來了。黛兒,查一下他的日程,看看他之前在什么地方!

    這個好查。

    黛兒很快找到。

    銀州。

    “銀州?再查查那邊最近發生了什么事!

    “不用查了,我知道!痹郎荷旱穆曇敉蝗粡拈T口傳來,面色陰沉。

    “媽,你回來了!贝蠹液傲艘宦。

    岳珊珊道:“三天前,銀州發生了一樁滅門案,死者林越,正是曾經的龍鳳谷藏寶圖爭奪者之一!

    ————————————————

    拉了下頭頂的帽子,雷大志感覺安全了許多,仿佛這樣就能掩過別人的耳目。

    他是老四,原本是負責在外接應的。

    不過監察來得太快,雷大志見識不好,搶先一步溜了。

    雷大志知道,老大他們現在多半是栽了,現在的問題是,他們知道自己的身份,要是不把他們救出來,多半是要攀咬自己的。

    必須想個辦法。

    他正在思考,卻看到一個七八歲的小孩走了過來。

    雷大志一眼看出這小孩非比尋常,因為沿街所有的小販都對孩子很客氣,有的甚至還主動給小孩零食吃。

    不要錢。

    雷大志向后退了幾步,來到個水果攤前,佯裝買水果:“老板,那小孩誰啊,怎么吃東西都不用給錢的?”

    老板笑呵呵道:“你是外鄉人不知道,那小孩是岳副鎮長的兒子。岳副鎮長可是咱們梁溝鎮的守護神啊,有她在,什么仙啊鬼啊的都不怕了,連帶著道上的都得聽話。象我這種沒店面的小攤販,以前每個月都還要交錢,現在都不用交的。大家感謝岳副鎮長,所以她的孩子過來,我們怎么會收錢呢,都是些小吃,也不值錢的!

    “這樣啊!笨粗蝸,雷大志眼神生光。

    一個人在街上走著,吃著零食,何來心情卻很糟。

    姬小魚走了,家里人也不理自己。

    甚至連黛兒都被他們給“霸占”了。

    這讓何來格外惱火。

    這刻一路行走在街頭,只覺得街上的陌生人都比家人可愛。

    “都沒人關心我了!焙蝸磬洁。

    心中正郁悶,卻看到一個粗豪的漢子站在他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看。

    何來有些奇怪,歪著小腦袋看他。

    雷大志看看左右前后,這里是個小巷子,沒什么人。

    和一個小孩子沒什么可多說的,雷大志已抓向何來。

    何來吃驚,本能的退避閃躲,他在修仙班練了這許多時間,反應也是極快的。

    雷大志一把抓空,微微錯愕:“練過?不錯,不過可還不夠……我靠!”

    何來已經一記靈犀指打在他身上,不過沒用恐懼之力,所以只是打得雷大志胸口一痛。

    “媽的!崩状笾敬笈,虎爪猛抓何來,這一下已是用出了先天級別的實力,速度極快,何來一下竟沒能閃開,已被雷大志抓在手中,舉了起來。

    不過下一刻,何來已飛起一腳,正踹在雷大志褲襠里。

    “噢!”雷大志痛的整張臉都變形了。

    他不知道何來這一腳動用了恐懼之力,無視防御,只覺得這一腳奇重無比,自己的蛋都要碎了。

    何來已趁機擺脫雷大志,跳了出來。

    他本可以趁機逃走,卻并沒有如此做,反而興致勃勃的看雷大志:“你是什么人?”

    “找死!”雷大志已掏出雷霆槍對準何來。

    槍這東西何來是認識的,見到槍口對準自己,嚇了一跳,恐懼之力瞬間提升。

    “別動,否則老子打死你!”雷大志已惡狠狠道。

    何來看看槍口,再看雷大志:“你是壞人?”

    “廢話!”雷大志給了他一個猙獰的笑。

    何來打了個哆嗦,看看雷大志手里的槍,突然抬手抓住槍管順勢一扭,那槍管竟然被他擰成了麻花狀。

    精鋼鑄就,符陣加成,號稱鋼鐵直男的雷霆式沖鋒槍,竟然就這么掰彎了?

    雷大志瞬間懵逼。

    我遇到了個什么怪物?

    兩腿一軟,雷大志直接跪倒。

    何來看看他:“你為什么要抓我?”

    現在雷大志哆嗦了:“我……我就是想抓你,換……換我兄弟?”

    “原來你是綁匪,所以你想抓我?”何來恍然大悟,今天有銀行劫匪這事他是知道的。

    雷大志連連點頭:“我真的只是想抓你換我兄弟,我沒想傷害你!

    “這樣啊!焙蝸硐肓讼,突然點頭道:“那你抓走我吧!

    嘎?雷大志懵逼。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优游分分彩平台